第一百九十五章 偶遇顾陌(1 / 1)

俗人剑仙 独居半仙 4111 字 7天前

两人走后不久,樊黎居所突然出现三道人影,其中一人将居所内搜查一通之后,对另外两人道:“刚走不久,应该跑不远。”

“哼,冥血魂誓在即,什么人敢如此大胆竟敢诛杀接引使?”

“那人根脚我之前听接引使提过,恐是其仇家所为?”回话的依旧是进屋搜查那人,按照他掌握的信息,也只有这一个解释才能说得通了。

“先追,冥血之威不容宵小践踏,一定要让敌人用血来偿还。”冥血接引使虽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职位,但他对外代表着冥血,是组织内专门负责招募新人的职司。如今魂誓在即,无论如何也要追回诛杀接引使之人,并在铭誓当日将其祭献给修罗神。

“可是?”

“我知道你的担忧,我们去追,你回去带人将那人仇家抓来备祭,若追不上,就当做回善事,替他报仇了。”

“属下领命。”

……

陈云带着樊黎,往南边一直飞。

直到七日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在一座不知名的仙城暂歇。

带着女神,他也难得的大方一回,找了城内最好的一家灵驿客栈,要了一间最好的客房。

入夜,陈云从沉修中脱出,发现樊黎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灵食。

“好吃吗?”

樊黎闻声回头望来,见他修炼完了,嫣然笑道:“挺好吃的,就是有点贵,光这一桌就要五十上品灵石。”

不同于陈云,樊黎身为筑基大圆满,还未结丹辟谷,对事物的需求多少还是有的。

陈云走下床,来到她边上,自顾坐下,豪迈的回道:“只管吃,都是小钱,养你本大爷还是养得起的。”

樊黎依旧笑着,旋即夹起一块灵兽肉递到他嘴边,含情脉脉的道:“小二大爷吃一块?”

经过飞行灵兽上七天的相处,对于陈云的癖好,她基本已有所了解,知道他喜欢这个调调,自然也愿意奉迎。

“哈哈,既然小黎姑娘如此盛情相邀,那本大爷就从了你吧。”说完,张开嘴,将灵兽肉吞入口中,细细咀嚼起来。

一顿饭吃完,陈云着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似梦似幻的感觉,樊黎吃一嘴,又喂他一嘴,那神态,那风韵,简直就跟前世电视里看到的女神一模一样。

尽管每吃下一块食物,他都得耗费灵力将其催化,但为了继续感受梦境的快乐,他依然愿意陪着女神将最后一块灵兽肉吃完,而这块肉,是两人一块吃的。

一人一边,直到肉消唇合!

良久,唇分,陈云醉眼迷离的盯着樊离,将其轻轻抱起,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然后信手一挥,原本空荡荡的床头凭空燃起两团烛火,将彼此的脸照得红霞飘飞。

“小黎!”

“恩……”

“其实,陈小二是我的艺名。”这一刻,陈云突然有种告诉他自己身份的冲动,不为别的,只为让梦境看起来更加真实。

“我知道。”说完,伸出食指轻轻堵住还欲再说的陈云,另一只手则勾在他脖颈上,动情的将头缓缓拉向自己。

唇再次合上,那两团烛火也随之熄灭,春宵一刻,洞房花烛,如梦似幻,熏醉了离人!

这一夜,陈云梦回故乡,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这种不真实感!

天亮了,陈云自梦中回魂,侧目再瞧枕边,已空空如也。

不一会,樊黎自外面走了进来,看着他正安坐在床上,目光柔和,像是在发呆。

“小二,想什么了?”

陈云闻声看了过去,此时的樊黎,已换了装束,一身浅绿色的霓裳,看起来尤其雍容大气

“想家了。”

樊黎听闻倒是蛮意外的,修士的家,不就是凡俗?

“小二是想回家了?”

陈云长叹一声,“回不去了!”

这话在樊黎听起来像是在感叹仙凡之别,确实,修士一旦入道,便再也回不去曾经那种平凡而安静的岁月了。

“小二,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陈云想了想,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去哪。

找凤姐他们,早了点,可按照原本的计划继续在南部晃悠的话,又没有确切的目的地,如今带着樊黎,暂时他也不想奔波了,只想找个安稳的地方享受这份静逸。

“咱们往南一直走吧,走到哪算哪,遇到喜欢的,便住下来。你觉得如何?”既然遇到樊黎是个美丽的意外,那么就让这份美丽继续随缘下去吧。

“恩,小黎听你的。”

去处想好了,陈云于是再不耽搁,起身将衣物穿好,带上樊黎,驾着飞行灵兽,继续往南一直飞。

沿途经过很多美丽的地方,他们都会停下来小憩,第二天又继续上路。

兜兜转转,走走停停,一晃眼,半年的光阴悄然而逝。

这日,两人来到了一处庄园,位于南部大陆最大的两座仙城之一的酆都仙城郊外。

南部大陆共有两座与东部玄剑城齐名的仙城,一为酆都仙城,在巫师联盟域内,一为幽都仙城,在散修联盟域内。

庄园的主人是个女修,而且还是陈云的老熟人,曾经的仙人居堂主顾陌,巫族赫赫有名的顾三娘顾真巫。

两天前,陈云与樊黎在酆都仙城闲逛时与她偶遇,是后者先认出的他,在顾陌的极力邀请下,三人在仙城内逗留两日之后,便来到了此处。

对于顾陌,陈云记忆还是蛮深的,从林止忧那里,他知道对方原来是个元婴真人,这更加剧了他对顾陌的映像。

三人分宾主落座,顾陌这才说出了自己邀陈云来此的目的,无他,打探一下真灵小世界巫族被灭的具体细节而已。

有关巫族被灭的细节,从其他几家那里基本已得知大概,但相关诱因,却至今查无所获。陈云在青玄剑宗大比的传闻,如今早已被大陆各方势力有心人知晓,在顾陌想来,他应该知道一些隐秘才是。

第一个从关闭后的真灵小世界走出的人,他的身上,一定带着惊天的隐秘。

“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有出息了,不仅势力突飞猛进,这挑女人的眼光也是愈发毒辣。”顾陌自然看出了樊黎身为绝佳炉鼎的鼎宝,一边笑着打趣陈云,一边斜眼瞄向樊黎,在她想来,樊黎应该是陈云培育的炉鼎,

陈云以为她是在调侃自己当初在仙人居被青玄第一魔女逍沁制裁的事了,讪笑着回道:“诶,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啊,巫族在真灵小世界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却也无能为力,我所知道的,与三娘知道的其实也差不多。”

刚才顾陌就有意无意的提及过真灵小世界的事情,陈云自然听懂了她想的意思,也明白她想知道什么。

“据我所知,我巫族被灭后,剑宗也同样遭到六家围攻,你作为当事者,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陈云的说辞,顾陌根本不信,他在真灵小世界的光辉战绩,如今同样随着他活着自里面出来后重新被人提起,现已传遍九大势力内部。

关于自己的事,陈云有所预料,也明白他现在应该是出名了,但却没想那么远,也没觉得会有多震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除了那三个仙体之外,恐怕没人知道具体缘由。”陈云说的是实话,和其他人一样,他也曾猜测过其中诱因,虽然联想过神秘空间的存在,但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有何关联。

所问无果,顾陌也不再无谓强求,面对陈云,她不可能用强,也不敢用强,陈云大比之后之所以能逍遥到现在,皆因剑宗高层在九大势力内部放出的威胁让另外八家根本不敢对他用强。否则,他刚出剑宗,怕就会被抓去逼问其中隐秘去了。

“我伤还没好,就不陪你游历南部大陆了,你若没什么事,就在此处住下吧,来去自由,只要不带其他人来就好。”

说完,顾陌起身回了后院,自玄剑城黑市逃出后,她便一直在此处修养,要不是偶遇陈云,她根本不见外客,以她的伤势,至少还需十来年才能调养好。

回到后院,她立马取出一枚传信符咒,在里面附上信息后,符咒化为一只青鸟,扑腾了几下翅膀,飞往巫族祖地。

“师兄,你的仇,我早晚会报的,祖巫保佑,竟让师妹遇到此子,从他身上,或许能打开缺口。”看着消失的青鸟,顾陌喃喃自语道。

顾陌走后,陈云带着樊黎离开庄园,继续到酆都仙城闲逛。

顾陌留他在庄园常住,他虽不会真的住下去,但偶尔过来小憩一下还是会的,这里离酆都仙城那么近,就当是度假了。

“小二,她是巫族?”

回到酆都仙城,两人找了处高档的灵驿客栈住下后,想起在庄园时顾陌看她的眼神,樊黎有些心虚的问陈云道。

“对,我与她有旧人,正好她也想找我问点事情。”在庄园内,陈云与顾陌之间的谈话并未避讳樊黎,有关自己的身份,他虽没有明说,但也无意瞒她。半年的相处,陈云明白,樊黎其实早有察觉。

对此,陈云无所谓,如今的他,已不必在意这些,知道便知道吧,所谓秘密,所谓担忧,只是弱者才需要在意的东西,以自己在青玄剑宗的地位,早已不必在意这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