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1 / 1)

魏君为自己领悟了至诚之道而高兴。

而陆元昊和白倾心对魏君则是敬佩有加。

尤其是陆元昊,那叫一个羡慕。

至诚之道的预测能力他太想要了。

“魏大人,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领悟至诚之道?这可是一个趋吉避凶的好办法。”陆元昊道。

很符合他的人设。

魏君实话实说:“我根本没修炼过,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要不是你们提醒我,我都没有发现。”

“这怎么可能?不修炼哪来的进步?”陆元昊不相信:“我义父说我天赋是妖孽级别的,我每天还要很认真的修炼一个时辰呢。”

白倾心:“……”

这个小胖子的装逼能力可以啊。

魏君倒是没什么感觉。

对于自己不用修炼就能变强这件事情,他也很无奈,但其实心里有数。

“具体要怎么让别人领悟至诚之道我确实不知道,至于我为什么能领悟至诚之道,只能说大佬的世界,你不懂。”

天帝历劫转世之前,就已经是万界巅峰的存在。

在历劫转世十万次的过程中,比起现在这个世界要强大很多的世界也有的是。

儒家这点东西,在天帝看来,确实是不值一提。

根本不用特意去学。

这就好像把一个中科院的博士后放在小学一年级,他真的用不着学习,早就过了那个阶段了,直接拿来用就行。

哪怕魏君没有主动解封全部的记忆,可天帝就是天帝,位格摆在那里。

如果魏君要是对自己是天帝一无所知,那他倒是不会有这种神奇的表现,会和一个普通人一样。

问题是现在魏君知道自己就是天帝。

知道了就是知道了。

到了天帝那个层次,哪怕只是觉醒了万分之一,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依旧是无法理解的更高维度的存在。

而且魏君还发现了一件事:

自从他真灵觉醒,明悟前因后果之后,他好像在潜移默化的变强。

实力在以一个缓慢但坚定的速度恢复着。

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虽然说按照这个速度恢复下去,想要达到他原来的实力可能需要好几个纪元,但是想要在这个世界称尊,就用不了那么久了。

他只要凝聚一滴天帝真血,镇压这个世界就绰绰有余。

魏君现在特别担心,在这个世界可千万还没等自己死成,就先无敌了。

那样的话他真是想死都死不了。

魏君想到这里,心情变得有些惆怅。

而被魏君装了一脸逼的陆元昊心情也很惆怅。

他也想当大佬。

想了解一下大佬的世界。

可惜,魏君不帮他。

甚至懒得搭理他。

魏君看向了白倾心:“白大人,你刚才说,周祭酒在说谎?”

魏君没有忘记之前的事情。

白倾心点了点头:“她说她刚才在三余书屋内写诗,我可以确定这是在骗你的。”

陆元昊诧异道:“白大人,你怎么确定的?”

白倾心淡然道:“大佬的世界,你不懂。”

不就是装逼吗?

谁不会一样。

陆元昊:“……”

他只是装了一个**,这两人直接把逼甩在了他脸上。

砸的他睁不开眼。

太过分了。

魏君是个善良的人,帮白倾心补充了一句:“白大人是天下第一神捕,判断一个人是否说谎在白大人这里只是基本操作,陆大人不用大惊小怪。”

牛逼的人当然要有牛逼的本事。

魏君觉得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周芬芳。

“周老师为什么要骗我?”

白倾心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魏君,你能给我一个孟老生前的遗物吗?”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三余书屋内,周芬芳突然神情一动,然后快速把想要闭关的孟老抓了出来。

“周芬芳,你做什么?”孟老被周芬芳吓了一跳。

难道这个家伙现在从喷人进化到打人了?

这也太恐怖了吧。

而周芬芳的话,让他觉得还不如让周芬芳进化到打人呢。

周芬芳的神情有些严肃:“老孟,你的事发了,你要完蛋了。”

孟老懵逼脸:“什么情况?你不是说没人发现异常吗?”

“我之前以为确实没有人发现异常,直到我刚才无意中听到了白倾心和魏君在国子监大门前的对话。白倾心……不愧是天下第一神捕,太厉害了。”周芬芳罕见的赞美一个人。

到了半圣这个地步,想要窃听别人说话,其实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

只不过她大多数时候都关闭了自己这种窃听能力。

刚才她心血来潮的巡查了一下,然后就听到了白倾心和魏君的对话。

然后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让她和孟老惊吓的还在后面。

魏君找孟佳要了一个孟老生前的遗物。

白倾心只是嗅了嗅,就得出了结论:

“有点意思,魏大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不过说出来可能会死人。”

魏君听到会死人,眼神瞬间亮了:“什么秘密?”

“死人和活人的气息是不同的,根据时间推算,周祭酒在和我们会面之前,见过活的孟老。而那个时间,我们被告知的是,孟老已经死了。”

孟佳瞪大了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

她隐隐猜到了真相,但是不敢相信。

陆元昊还没有转过弯来。

而魏君已经听懂白倾心话中的潜台词了,面色也有些古怪:“闹了半天,是孟老假死脱身。因为不想参与到卫国战争这件事情里,所以演了这么一出戏。”

暗中。

周芬芳和孟老面面相觑。

孟老面如死灰:“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了。”

他服了。

还以为自己的打算天衣无缝呢。

周芬芳也有些可怜孟老。

这种事情不被发现,那一切都好说。

但是一旦被捅到了台面上,孟老就死定了。

烧藏书楼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孟老也是当世的鸿儒,如果真相公开,世人会对他的人品报以极大的鄙视。到时候孟老即便身体不死,也会社会性死亡。

这对一个大儒来说,是更加致命的打击。

可是求仁得仁,从始至终,这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怪不得别人。

只能说他命不好,遇到了白倾心这个神捕。

换成其他任何人,他的计划大概率都能成功。

不敢直面现实的孟佳在听到了魏君的一番话后,也无法再逃避。

她直接跪在了地上:“魏大人,白大人,请两位大人高抬贵手,放我爷爷一条生路。孟佳愿意当牛做马,报答两位大人。”

白倾心看了孟佳一眼。

无论如何,这爷孙之情倒是真的。

只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且不说她只是在说出真相,只说当年,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可到最后也没有人为她求情。

既然没有人可怜她,她为什么还要可怜别人呢?

她又不贱。

她现在只在乎魏君的想法。

“魏君,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你是主事人,我和陆大人听你的。”白倾心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魏君身上。

魏君并没有什么压力。

他沉吟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算了,我们就当不知道。”

孟佳大喜。

陆元昊不解:“魏大人,为什么?”

“孟老守了藏书楼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国子监大半学子都受过孟老的指点。以品德而言,孟老对得起自己的身份和地位。”魏君道。

陆元昊皱眉:“但他假死脱身就触犯了律法。”

魏君看了陆元昊一眼,淡淡道:“藏书楼没有受到任何损坏,孟老也没有伤害任何人,只不过是犯了一个欺君之罪而已。”

陆元昊:“……”

只不过是犯了一个欺君之罪而已。

陆元昊直接好家伙。

“孟老只是想求活,他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就因为职责所在,招来了杀身之祸,包括我们三个也是一样。”魏君哂笑了一声:“面对危险,有人舍生取义,有人苟且偷生。不必去谴责苟且偷生的人,他们并没有做错事情,只需要对那些舍生取义的人保持尊敬就可以了。”

顿了顿,魏君继续道:“而且,不要拿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要求对方,那是不道德的。”

这件事情要是查下去,孟老死不死的另说,身败名裂是板上钉钉。

对魏君来说也没有任何危险。

所以魏君懒得干这种事情。

没必要,且不道德。

孟佳用力的给魏君叩了一个响头:“魏大人是真君子,以后我孟佳就是你的人了。”

魏君笑了笑:“你若真想谢我,日后多行善事也就是了。我若图你的报答,便不配做你口中的‘真君子’。”

再说了,谁要你这种一看实力就不错的保镖。

还是陆元昊这个废物看着舒坦。

“白大人,陆大人,走吧,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看着魏君远去的背影,暗中的孟老深鞠了一躬。

“三人行,必有我师。”

“今日孟某欠魏君一条命,圣人在上,他日孟某必定以命相报,护他周全。”

他想活着。

即便是现在,他依旧想活着。

但现在,如果要让他在自己和魏君里面只能选择活一个人的时候,他会选择牺牲自己让魏君活下来。

从魏君的身上,他学到了勇气和牺牲。

来自大儒的守护+1。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