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六十一章(1 / 1)

子弹射出的那一刻, 慕博士只觉一股大力从腰际将自己推到。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上一秒要杀了自己的女儿冲过来, 抱住了她的腰, 替她挡下了这颗子弹。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谁都不能说慢上一秒会发生什么。

慢上一秒也没关系。

席榕还来不及感受生命的流逝,就觉得哪里不对。

她扭头回身,看见地上滚落了一颗黄色的bb弹,这根本不是子弹, 就是普通的玩具弹

席榕猛地起身, 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她就觉得脑袋一片眩晕。

奇怪怎么、突然那么晕

在彻底晕倒之前, 席榕只觉得自己被谁抱了起来, 有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覆在了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

那个女人, 是在给她道歉怎么可能,她那样的人, 怎么可能给别人道歉。

席榕没法再继续思考,她的思维被切断, 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慕博士朝着远方的位置轻轻点了点头。

她说,“辛苦了。”

后方的部队迅速上前,准备了担架要将她手上的席榕接过来。

慕博士伸手挡开了他们,“不用。”

她起身, 抱着席榕大步朝研究所内走去。

母亲抱着女儿, 每走一步, 女儿的皮肤就白皙一分, 她身上的丧尸病毒在通往研究所的这段路上,渐渐消退。

“这样真的好吗”丝丝偏头,看着从旁边走过慕博士,“小榕会不高兴的吧。”

她收起了那把玩具,这是昨天才刚刚准备好的道具。

在得知燕窝拥抱席榕失败后,慕博士就让丝丝准备了这把玩具。

为了这次的见面,她做了万全的准备。如果人类拥抱丧尸不能消灭丧尸病毒的话,丧尸拥抱人类又会如何。

这个荒诞世界需要用荒诞的思维来思考。

内心痛苦的人变成丧尸、充满爱的拥抱能让他们醒来。慕博士不认为自己的女儿会是那样软弱的人,比起“被拥抱”,席榕或许更需要“拥抱”。

让丝丝准备玩具枪,就是慕博士的猜测之一。

如果她的拥抱不能让席榕恢复的话,就让席榕来迈出这一步。

所幸,她的推测真的应验了。虽然这对于席榕来说不公平,计划里确实有演戏的成分,不管怎么说,都是她骗了席榕。

“等她醒来,我和她谈谈。”慕博士低头看向怀里的女儿,她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又低又轻,“我会跟她道歉。”

至于是否原谅她这个失败的母亲,那是席榕的决定,她没有资格干涉。

晚了九年的谈话,她不奢求席榕理解体谅。

“班长”远处忽然响起了孩子们的尖叫。

丝丝扭头望去,只见江鹤闻倒在了地上,他的皮肤正肉眼可见的变回了人类的模样。

不止江鹤闻,这个世界在一瞬间寂静了下去,大街小巷里游荡的丧尸们,同时昏厥深睡。

一个半月的末日落下帷幕,像是一场无厘头的闹剧一般,开始得仓促,结束得突然。

不过这也正是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地震、海啸、台风、火山爆发,所有看似毁灭性的灾难都有其发生和存在的意义。

当流行感冒降临,大家才从忙碌的生活中分出一丝精力给自己的身体。

谁又能说这次的末日,不就是一次稍微恐怖了一些的流行感冒呢。

不管有多少人能从这次的灾难中领悟自然的真谛,起码对于我们的主人公而言,是一次彻底的实战教育。

当丧尸们变回人类,黑暗退去,避难所的大门打开,家长和孩子、丈夫和妻子,大家在混乱中寻找自己惦记担忧了一个多月的人。

这样的场景比起末世还要混乱。

但是,充满了生气。

八月,才刚刚开始,这个暑假才过了一半,一切的一切都还有时间。

“妈妈”燕窝在研究所等到了接她的妈妈,不止燕窝,大家都找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就如毁灭世界只需要一天一样,重振世界也只需要一天而已。

末世过去,百废待兴,丧尸们又重新变回了人类,于是工厂重新工作,公司重新运营,学校也即将重新开学。

燕窝的半个暑假,在最后一天的作文作业里,画上了句号。

燕窝七岁了,从今天开始,她就是c市一小的三年级四班的学生了。

清早的教室永远是闹哄哄的,尤其是收作业的时候。

三年级四班的这个早上也不例外。

“燕窝,你的作业本呢”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站在桌子旁,手里抱着一摞的作业本。那是一张看起来就像班干部的脸,学习委员米小贝甩了甩马尾,把手中的作业本啪的一声怼在了面前的桌上。

她拔高了声音催促,“快点,我要交给老师了。”

被她盯着看的女孩瑟缩了一下,和利落漂亮的学习委员相比,这个孩子就像颗球,白白嫩嫩缩在角落里,小脸胖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我”球蠕动了一下,半晌,可怜兮兮地抬头,“我忘带了。”

“你又忘带了”米小贝瞪着眼睛,很不高兴,“怎么每次你都忘带,你这样会影响我们评优秀班级的”

“对不起”

米小贝深吸一口气,“不要每次都说对不起,从今天开始,每天你做完作业都给我打个电话,我要亲自监督你把作业放进书包里。”

她说完半是无奈半是生气地离开,迎面刚好遇上了江鹤闻。

“怎么了,燕窝又忘带作业了”江鹤闻看着米小贝的脸色,一下子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她不会是没写吧。”米小贝都没了脾气,“暑假一共就布置了一篇作文,她还不交。”

江鹤闻笑了笑,“燕窝肯定写了,我明天一定督促她带过来。你先把收上来的作业交上去吧。”

三年级的生活好像和二年级没什么两样,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事情。

但生活并不会因此而显得枯燥。

燕窝终于学到了她最向往的英语和科学,不过好像没有想象中的有趣,她也一直没有假装很苦恼地在低年级面前抱怨,“唉每天都要背英语单词,还要养蜗牛做实验,好麻烦哦。”

她是真的苦恼到没精力抱怨了。

陆擎和米小贝依旧每天吵架,不过他去看了米小贝的舞蹈比赛,一向坐不住的体育委员在下面昏昏欲睡了两个多小时。

江鹤闻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他的爸爸妈妈决定重新结婚了,听说末世的时候,两人在避难所相遇了,那一个多月的时间,谁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呢,总之现在江鹤闻的家不能随便让陆擎去打架了,因为他家里时时刻刻都会有大人。

在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他们去看望了林雨琴,林雨琴告诉他们,她已经和爸爸妈妈商量好,暂时去日本疗养,如果治疗顺利的话,也许明年春天就能参加舞蹈课。

米小贝独占领舞名额,也只有半年的时间而已了。

席榕没有接受慕博士的道歉,她依旧逃课打架门门成绩倒数第一,除了美术。

这个学期开始,她认真完成了所有美术作业,还报了课外的美术辅导班,看起来慕博士“生化传说”的名号还是会后继无人。

丝丝按照约定,退役后待在了慕博士身边,替她保护席榕。

不知道是不是丝丝的原因,2643也选择了转入慕博士家旁边的公安局,他成了一个民警,每天都要接一些让他为难的电话,比如给厕所里没带卫生巾的女士送卫生巾、替家里没大人的人家管小孩。在那之前,2643从没想到民警还需要做这些事情。果然不管什么行业,都不能掉以轻心。

唯一遗憾的是张阿姨一家,还有燕窝的爸爸。

不过就算是童话也并不总是大圆满的结局,更多时候,人们需要一些酸痛苦涩来铭记。

这一段黑暗的历史,对每个人而言都有不同的意义。

“好了,大家安静,我们今天来读几篇优秀暑假作文。第一个,燕窝,你来读读你的作文。”

“我的暑假

我的暑假非常神奇,我和班长、米小贝还有陆擎遇见了好多好多可爱的丧尸,我们还遇见了很多有趣的人。

通过这次暑假,我明白了,我们不能把拥抱变成那么困难的东西,也不能把拥抱变成奢侈品。我以后一定会关心身边的小朋友,让大家每天都开开心心地上学。

这个暑假真有意义,我想和大家永远一起过暑假”

全文完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