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第 149 章(1 / 1)

该怎么铲除侵1犯领地的敌人, 日和完全没有章法。

按道理讲神明应当生而知之,但她乃是经由科学院人手打造的人造产物,除了十年如一日“服从与救济人类”的洗脑外该有的意识什么都没有。

所以, 当面前屹立着小山般的洛夫克拉夫特时, 除了及时隔绝外神污染外她只能和这个怪怪的外神大眼瞪小眼。

至于说洛夫克拉夫特,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可躺在海底舒舒服服睡大觉睡上一个纪元也不愿意远渡重洋跑到岛国辛勤工作但是没办法, 契约当头, 他不得不沦为组合首领菲茨杰拉德的临时打工仔。

更加令神无法忍受的是还没发工资老板一出门就叫人给扣了, 这个某种程度上来说堪比咸鱼的外神再次不得不劳动身体上门讨要能给他支付薪水的人

然后就和本地“神明”碰了个脸对脸。

这个世界上,神明早已远去, 人类所眺望的不过是夕阳留下的一抹余晖, 而日和也只不过是这抹余晖落幕前最艳丽的回响。或许她拥有远超人类平均值的身体素质,或许她掌握着磅礴浩瀚的灵力,但是这些都是在名为“人神”的玩偶华贵长袍间点缀的花朵,她存在的本意,更像自备电池的大型环境净化器。

她是从受精卵开始起就被信徒们残忍阉割了的温柔神明, 可惜这份温柔在面对强敌时毫无用处。

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愣头青, 一个只想讨薪的咸鱼,蹲在海水构成的“壳”里两两相望。

“”

由于贴脸撞上的并非人类,洛夫克拉夫特下意识恢复真身, 所以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座触手有点多的肉山。这个形象放在日和眼里, 多少出离惊悚了些, 尤其当对方试探性的将触手一块伸过来时,这种视觉效果没有哪个女孩子能忍受。

日和强压下嘴边的尖叫, 刀光闪过, 砍断的章鱼脚落在海面, 砸出大大小小许多涟漪。

示好被“土著”毫不犹豫照脸打回来, 洛夫克拉夫特发出一阵虫鸣似的嚎叫,那些失去的触手迅速再生。外神也是有脾气的,而且还不小。

柔韧的章鱼脚不断硬化,仿佛匕首与投枪迎面刺来,被躲开了。面对疑似前来“抢地盘”的外来者,脑袋空空没有任何传承的日和唯一能做的就是像个人类那样反击事实上神明之间一般不会动辄拼命,大家都是能活又能打的存在,没事儿谁也不想给自己添个不知道能不能耗死的对手。但是随着信仰崩塌神国不再,最后的人神不得不将参考目标放在被庇护者身上。

身后全都是些面对外神犹如柔软婴儿的人类,避无可避,退无可退,那就打吧。

就像被大蟑螂起飞骑脸的普通女孩,恐惧给她添了个“翻倍”的战力加成buff。

随着灵力不断被释放,威压也愈发厚重。日和握紧手中太刀,翻搅着海水不断斩落袭来的利刺,不知何时纷乱的粉色晚樱夹杂在海水中,一旦碰触到洛夫克拉夫特的身体就会化作片片碎刀的残骸。

这里是被她庇佑了数年的土地,承认人神存在的同时也会给予她响应。

横滨大大小小的宗教场所同时回荡起悠远钟声,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拉响警报。

接到电话就马不停蹄赶来的中原中也漂浮在海面上,围着这颗超大号水球左三圈右三圈的转,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灵力太厚了,水球内的空间恐怕已经被同化。由于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他也不敢轻易用蛮力破开。

百鬼夜行般的“乌云”顶着消耗飞到近前“看”了一眼,咒力较弱的咒灵好似泡在盐酸里的污垢般剥离、溃散。

“没办法,咒灵无法靠近,还是我亲自去一趟。”

夏油杰抓起从伏黑甚尔那里黑来的储藏咒灵,把它倒过来抓着脚用力抖抖,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咒具稀里哗啦撒了一地:“啧,没几样能用得上的。”

从咒术高专毕业后他就一心扑在“如何从政府高度提高咒术师待遇”的事业上,极少出手解决任务,自然不比做学生时过得那么潇洒。再说了,一个年纪轻轻身处政坛的官员,没事儿净琢磨收集武器怎么看都横竖解释不清楚。

横挑竖拣几番,无可奈何之下他随手拿起诅咒最浓厚的咒具放在手里颠颠,坐在旁边吃糖的五条:“嘿,眼光不错嘛,咒具里的天与暴君。”

夏油:“”

被人踩在脚底下碾的黑历史不提也罢。

“我去海边,你留下。如果我回不来,至少还有你能继续庇护那些正常的咒术师。”

他挥退跟在身后的标配保镖,在他们不解的目光中脱外套挽袖子西装这种东西,委实不方便动手。

五条头也不抬,不置可否的摆摆手:“放心,七海可以接替你在内务省打拼的位置,白白。”语气轻松的毫无同窗情谊可言,看得夏油特别想扯开那个眼罩弹他一下:“不许往海边去,听明白了吗”

“知了知了,好烦。”青年用小拇指抠抠耳朵眼:“你当我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的人嘛再说了,我可是完全信任你的实力呦挚友。”

“但愿吧。”

这家伙什么德行,能和他玩到一块去的夏油会不知道恐怕是已经打好了要把天捅个窟窿出来的主意。

“来袭的不是咒灵,我没有调动最强咒术师的理由。”夏油把衬衣最上面的风纪扣解开,严谨沉稳的气质瞬间消失,多了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吸引力。他最后一次耐心说明,但愿好友别半途搞出幺蛾子:“而且根据前线反馈的情报,敌人有强大的精神污染能力,越是接近那个领域的越容易受刺激,行为举止暴躁癫狂,我可不想见识你用茈无差别攻击的精彩画面。”

五条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嘴里塞满蛋糕的青年又一次摆摆手:“唔唔唔唔唔”

“放心吧杰,万一你要是失控我会第一时间替你解决。”他咽下嘴里的食物:“但你也别忘了日和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也许平时看上去就是个受不得半点苦楚,事多还麻烦的娇滴滴小姑娘,关键时刻却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越是极限环境反而越是强韧,她难道不是集人类各种特点于一体的集大成者么”

“还用你说。”夏油杰冷笑着给自己开了张“外勤”签字,推开办公室大门:“就是因为想要活得像个人类,她才会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

也许等我过去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也不一定。

他在内务省大门口遇上了在此地集合的侦探们,织田作之助的红头发最显眼,他正在与谢野晶子的要求下把昏厥过去的伤员放在担架上。

“织田,五条我拦下来了,咒灵没法靠近日和,会被直接净化掉,我亲自过去看看。”他向福泽谕吉点点头,话却是对着红发青年:“有什么新动向吗”

“没有,我只给你,还有ort afia那边打过电话,其他人不合适。那里很危险,不可直视。老实说,即便是你,我也不建议靠得太近。”

织田作之助老老实实回答问题,胳膊上被与谢野晶子拍了一下:“抬头,你还在流鼻血。”

“哦哦”他马上把头抬起来,夏油这才注意到他前襟上星星点点的血渍:“来的到底是什么”

“日和说是个外来神明,我把它理解成上门踢馆的。”织田作之助从与谢野晶子的急救箱里翻出两团止血棉塞进鼻子,声音马上变得瓮声瓮气:“我和你一起去,至少能提前预警危险。”

刚好夏油也有能多带一个“普通人”的自信,自然不会推辞:“行,那就走。”

又往前走了两步,黑色轿车丝滑入场,开车的老者儒雅谦恭:“织田先生,夏油先生,请。”

装了老大一个x的太宰坐在后排:“鉴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得过去回收一下蛞蝓,ort afia干部数量不能再减员了。”

织田作之助皱皱眉,想到太宰治的特殊性,很快他就点了头:“好吧。如果有不对你可得转身跑快点。”

被一车人衬得苍白又瘦弱的太宰治大笑:“你放心,我还没从组合首领那里要到足够的赔偿呢。”

等他们赶到被水球包裹的私人码头附近,看到的只有开了污浊四处乱丢小型黑洞的中原中也,以及海面上那头被他轰得东倒西歪的缺腿“章鱼”山。

“所以日和呢”

织田作之助问了个好问题,轿车内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