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第 154 章(1 / 1)

确认狙击手在击穿宫田日和的心脏后就立刻遭到反噬, 陀思妥耶夫斯基迅速打发部下伊万去找这艘走私船的船主要点热水和食物。没办法,身上携带的备用粮都被他用来“贿赂”人神了,好在也成功从她嘴里套出许多有用的消息。

一、二、三、四、五

青年坐在圆桌旁数着时间, 伊万的脚步还没来得及离远, 室外就传来阵阵惊呼。

“天啊这个年轻人怎么突然昏倒了”

“嗯被子弹击穿心脏也没有当场死亡么”

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满嘴腥甜, 青年不得不弯腰用手捂住胸口, 滴落的血液中混杂着几近不闻的笑声:“精彩至极,这就是神明的力量”

舷窗外的洋面上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起数层高的乌云。

外面还在吵闹, 船主大叫着催促水手快点提速, 其他乘客们因为伊万的倒下不断叫嚷。

“下次,就可以一举摧毁ort afia了,这样一来,书就不得不现身。”

比起有想法且无法催眠洗脑的人神,还是一件任人书写的道具更适合接下来的计划。

熬过锐利如同切割的痛楚,陀思妥耶夫斯基放缓呼吸,这才发现指甲因为握拳的力道崩落, 眼前也一阵一阵涌过大团黑雾。

横滨完蛋了。

昏过去之前他信心满满的这样想。

“日和,日和你别吓我。坚持住, 我这就打电话要与谢野医生过来, 你不会有事”

关押日和的金鸟笼显然并不是由黄金铸造, 但织田作之助也弄不清究竟是什么材料。无论子弹还是蛮力,都没有办法让它产生哪怕一点点变化,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日和老老实实任由自己被关在鸟笼子里。

没有办法移动伤员,那就只能让医生赶紧跑一趟。请君勿死的最长治疗时限是心跳停止的五分钟,也就是说, 只要与谢野晶子能在300秒内赶到, 一切就还来得及挽救。

然而拨通号码的手机里只有蜂鸣声。

猝不及防的致命伤让日和再也无力控制灵力, 以这栋建筑物为圆心,灵力的密度越来越大,甚至大到了难以呼吸的地步。

事情似乎陷入死局,织田作之助仿佛听见脉搏声在耳边鼓动着提醒自己时间流逝。

怎么办

砖石与钢筋在无形的压力下化作臼粉与流沙,窗框上的彩色玻璃失去支撑纷纷坠地,刺耳的破裂声此起彼伏。

“织田,你怎么搞的开玩笑的吧”

中原中也提着个揍昏的组合成员漂上来看情况,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失语。同时一股无法抑制的愤怒打从心底油然而生。

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如果人神今天死在这里,半成品荒神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神明了。这意味着他终于失去最后一个同类,从此以后孤身一人。

“不能放弃,还有机会”

织田作之助扔开无法接通的手机,转而对中原中也道:“你去带与谢野来,我继续留在这里想办法。”

全横滨大概只有中原中也能在空中照直线来回,由他去跑这一趟再合适不过。

中原中也只问了一句:“具体位置。”

“”

织田作之助报出一串手机号:“离开这里会有信号,他们应该留在内务省下属医院,但是我不确定,最好问一下。”

说话功夫,60秒就没了,空气粘稠得仿佛浸透了无形的胶水,别说发力弄开金鸟笼,就连移动身体都有些为难。时间紧迫,中原中也回头看了一眼,捂紧帽子闯出重灵地。

组合最好祈祷日和能得救,不然的话,他们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离开重灵地范围,他这才发现天空中由雷云形成的巨大漩涡只是短短六十秒而已,雷云就形成了足以覆盖横滨全境的规模。如果这些灵力彻底失去控制,全横滨连人带地一块炸上天只是时间问题。

“混蛋简直就是一群疯子,神经病”

他气急败坏的掏出手机,希望运气能好点。

倒也不必应在我身上吧,先借给日和用用。

随着距离逐渐拉远,蜂鸣声变成了正常的铃音,很快被人接听。

“与谢野晶子在哪儿老子没空闲聊”

中原中也急得弹舌音都出来了,对面也没和他纠缠:“半小时前与谢野医生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急急忙忙出去了,急得连手机都没带,真是的。”

“”

中原中也捏烂了手里的手机。

头顶的雷云越来越压抑,已经到了普通人也能看见的程度。

“妈妈,那是什么好可怕”

“没事哦,只不过雷雨而已。”

不,那并不是一场简简单单的雷雨,那是一个神明逐渐死去时的怨恨。

与此同时,留在日和身边的织田作之助还在想办法弄开能囚禁人神的笼子。

“你会得救的,别害怕,我在。”红发青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得太厉害。日和面向地面倒伏在毛毯和趴趴熊抱枕上,血液渗透在纺织品的纤维里,逐渐染出不详的图案。

呼吸越来越困难,缺氧的眩晕感逐渐加重。但是还不能放弃,还有可能

“呦需要我帮点忙吗”

白衣白发的付丧神抱着本体出现在人类面前:“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做得到。”

“你是谁”

织田作之助第一反应是拦在鸟笼面前排斥想要靠近的可疑人员,鹤丸国永见状眯起眼睛笑得极其开心:“你可以喊我鹤先生呦。年轻人,你知道什么是神明吗”

“神明”现在是学习民俗知识的时候吗

可疑的白发男子上下点头:“嗯嗯,神明呦所谓神明,终究还是温柔慈悲,不忍拒绝信徒祈祷的存在呀。”

尤其是那个孩子。

“作为眷属的你,难道不要试试吗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

有眷属的祈愿,再痛苦她也会忍耐着尽量坚持。话说老虎少年也已经被放出去接人了,怎么还没回来

早在鹤丸国永被神官带离日和身边后,现出人形的刀剑男士就联系上主君替她不断向外传递消息,这也是ort afia首领能掌控全局的主要原因。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和武装侦探社取得联系,那是因为菲茨杰拉德一时大意说出福泽谕吉遇袭的事,日和迅速判断出武装侦探社无暇双线作战的弱点。

太宰治也成功猜出陀思妥耶夫斯基可能采取的行动并及时通知到鹤丸国永,这才有与谢野晶子匆忙离开之事。

但是这一切,织田作之助和中原中也都不知道。

“我该怎么做。”

眼下除了相信这个神秘人也没有其他办法,红发青年低下头。鹤丸国永对他识时务的态度非常满意:“那就祈求吧,献上你最珍贵的东西,向神明祈求回应。”

“我最珍贵的东西”

那必然只有日和。

最初促使他改变的,用懵懂纯洁重新诠释日常生活的,能让他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她早已如同酥润的春雨一般融入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隔着无法撼动的金鸟笼,织田作之助伸手握住日和:“与谢野医生很快就到了,我知道那会很痛苦,但是请你原谅我。原谅我的自私,我没有办法想象你离开以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模样。”

“日和,请求你留在这个糟糕的世界上。”

逐渐冰冷的手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天空中愤怒的雷云越压越低。明明还是白日,地平线上却露出几颗闪烁的星子。

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与谢野晶子却还是不见踪影。

“难道说又要再次回到无眠的黑暗中去了吗”

鹤丸国永抬头注视着天向变动,忍不住喃喃自语。

可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啊

事实上与谢野晶子距离日和已经很近了,无法继续靠近的原因只是面前多了个提着灯笼的怪人。

“那道伤口”

女医生眼神一厉:“让开”

“恐怕不行哦,小姐。”

羂索深深吸了口气:“所有人,都会在不久的将来感激我。每个人都拥有咒力、或是灵力,千年前神魔并存的盛世即将到来。”

“脑子有病啊你要不要我给你开个精神科的住院单”与谢野晶子不耐烦的挥出柴刀指着羂索的脑门:“我要把你,解剖十八遍。”

“与谢野小姐,情况不对,我们必须加快速度”

虎化的中岛敦忍着项圈带来的疼痛哑声提醒,与谢野晶子立刻反应过来:“你说的没错,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清理垃圾上。”

羂索抬起下巴笑得傲慢:“停在这里吧,你们这些庸人。”

“嗨嗨,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话音未落,光球先到,淡蓝色的咒力把羂索轰了个趔趄。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怎么可能内务省和咒术师那边不是已经”

“你太小看国家的力量了。”

不能在灵力厚重的地方释放咒灵,那就只能献上重拳以示敬意了。很长时间都没怎么和人动过手的夏油杰一拳打得羂索眼眶破裂,耳朵里面嗡嗡嗡尽是蜂鸣声。

“悟,你送与谢野医生去她的目的地,我留在这里收拾这玩意儿。”

夏油杰若无其事的又给了对手一脚,好心替他把卡在路基里的腿给折断下来免得支棱着怪难受。

五条悟吹了声赞叹的口哨,二话不说拎起与谢野晶子就运转术式:“给个方向呗”

“别弄死了,给我留一刀”

在中岛敦的说明声中,与谢野晶子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眼前就是一花,再缓过神面前竖着是一只巨大的通体金鸟笼。

寸步不离守在鸟笼前的织田作之助陡然放大声音:“日和,与谢野来了”

与此同时,酝酿许久的雷霆与风暴终于降下,刹那间亮紫色的点芒逼得所有人都不得不闭上眼睛。在这片几乎湮灭天地的光芒里,纤细美丽又脆弱的蝴蝶翩翩起舞。

“妈妈,我害怕”

躲在屋檐下暂避的孩童紧贴着母亲,年轻的妈妈努力把女儿揽进怀里:“不怕不怕,那是老天在惩罚坏人,没有做过坏事的好孩子不会被责难。”

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敢再直视天空,母女两颤抖着等待这场雷暴过去。谁知道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紧接着略带腥味的水汽扑面而来,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海面上的走私船被卷入气旋,屡次险象环生。等到好不容易逃离风暴,船主抬头一看,周围尽是荷枪实弹的黑西装,不远处的海港熟悉到不能更熟悉。废墟里的外国“商人”们差点被这场雨冲进下水道去和洛夫克拉夫特作伴,但是他们没法站起来逃跑,因为整片土地都泛着黑红色的污浊之光。至于被年轻人狠毒殴打的千岁老前辈,羂索觉得再也不想拉着咒术师们二次进化了你们还想怎么进化啊进化成奥特曼好不好

坐在病床上向窗外眺望的福泽谕吉忽然感叹“好大的雨”,躺在隔壁病床上的种田山头火偷偷伸手往床底下摸:“下大雨了啊,有点冷。老朋友,来一口避避寒怎么样”

“哼。”青衫剑士轻笑不语。

空气中弥漫着轻灵甜蜜的味道,就像乖巧贴心的小女儿坐在膝边讨喜。

坂口安吾正在和ortafia首领通电话,对方阴阳怪气的他火冒三丈。

“烦劳辅佐官大人亲自将异能营业许可证送到酒吧哦”挂断电话,太宰治觉得自己不是不能再给眼镜一个机会。也许还会怨恨,但是三个人坐下来一块喝杯酒,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织田作,我可是履行了答应你的承诺,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呦”

能让悲观的自杀主义者心头忽然变得轻松起来,想必是那位太过温柔的人神小姐做了什么吧。

也好,这样一来,书的秘密也就能够继续再多保持几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