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不可名状 4000(1 / 1)

“嗯古老城堡居然败了”

“听说左旋臂的秘密花园都被人拆了呢,好惨!”

“这很正常,从刚接到的消息来分析,这位名为青君的仙人是这一纪元天庭新册封的星神之一,底子上是实打实的第八序列,未来不出意外的话还可以向九序进发而古老城堡,只是七序列,哪怕那团玄黄泥会变形、还有着核心灵石动力炉弥补能量方面的差距,可只要战斗拖入持久战,古老城堡的战败也就成为了必然。”

“阿勒,是这样的嘛?可我看前面的时候,一直都是大机器人压着哪个叫青君的家伙打的呀!”

“愚不可及!”

啪的一声,合拢的白羽扇敲在白姬头顶,打的小狐狸眼泪汪汪的。

“能不能打是一回事,打不打得过是另一回事,如果只是占优势,那么你去宗门库房内领取一颗‘三更丹’服下,也可以临时与那位东君打上几个回合可是之后呢,等三更丹药力耗尽,被打回原形的你怎么办?”

“被打回原型我可以跑啊!人家跑的很快哒!”

说着话时小狐狸眼睛发亮,可见到芸萝再次抬手,连忙捂住自己的脑门。

芸萝见状翻了个白眼,随后转过头,把目光停留在对面正给二人沏茶的高文身上。

不得不说,好看的人无论做什么都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观刺激,特别是沏茶这种已然被大多数人定义为风雅的动作时,那种由内而外产生的平和美感,真的能令人的心情平复下来。

‘这徒弟很养眼!’

这是在看到高文后,芸萝心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至于第二个?

‘只可惜是个男的’

摇摇头,把不可名状的想法抛到脑后,眼看茶具上的云图已然微微泛红,芸萝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随即脸上流露出一抹享受的表情。

她的性取向很正常,只是此生已许道,不会再去理会俗世间的情爱之属。

所以如果养眼的弟子是个同性的话,在芸萝看来会更方面一些。

“沏茶的手艺有进步,比昨日里要好上一些。”

放下茶杯的芸萝这般对高文说道。

茶桌对面。

高文闻言,拿起杯自己抿了一口。

“师尊喜欢就好。”

虽后不动声色的开始收拾桌上的茶具。

手艺有进步?

还比昨日好?

我呸!

茶水的味道丁点都没变,你个闷骚的老妖婆就是喜欢这种见鬼的仪式感!

“嗯,茶水为师喝了,待到收拾完后,就由白姬带你去师门的玄机阁内挑选后续功法为师希望你能争气一些,不要像这只大狐狸一样没出息,每天只知道给为师惹事生非!”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一身雪色狐袄的芸萝伸了个拦腰,随即就在一人一狐的注视下,直接化作无数星光与原地崩解开来。

“阿勒,这就可以了嘛?”趴在一旁书桌上看‘报纸’的小狐狸一脸忙热。

高文:“”

这就特么的离谱!

谁能告诉他,这个名为‘星光元遁’的遁法是个什么原理?

高文敢保证,刚刚坐在他对面的芸萝绝对是个活生生的人,是正经八百的血肉之躯,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你告诉他芸萝变成一道星光,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血肉能量化?

能量信息化?

信息超远距离传送,以达到超越光速的‘瞬移’效果?

修仙真就一点科学都不讲的呗!!!

哪怕这已经不是高文第一次见到这种遁法,可是每次见到这种诡异的法门,高文还是感觉自己的常识都被打破。

芸萝去哪儿了?

嗯,没走多元,就是从含光悬浮山直接‘瞬移’到了距离此地间隔一个太阳系远的,一处名为辽源洞天的矿区。

修为五序列的芸萝,是辽源洞天的仙门镇守之一,这一百年正好是芸萝值班的时间。

也就是说。

前天高文前来拜山时,这位活祖宗是直接从辽源洞天用星光元遁‘飞’回来的,横跨一个星系跟玩一样

这让高文没法不震惊。

第五序列的大佬都这么牛逼的嘛?他之前又不是没见过!完全没这么夸张的好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野生修士’和‘系统培训’的区别?

一个只会仍火球术,另一个可以用火球术的原理造核能电池?

芸萝夸张的遁术让高文觉得惊骇,而一旁对这一幕早已经习惯的白姬,则是打着哈气冲高文道:

“别看啦,人都走啦,你师傅是天生的星辰之体,虽然现在只有五序,可星辰体对星光遁法的加持力度很大的,在星类术法方面你可以直接把她当作一名七序的强者啦”

“呃星辰体是什么?”

“星辰体就是星辰体啊,就像是你噫?你的体质怎么变了?”

话说道一半,小狐狸的眼睛忽然瞪得滚圆,要知道,上次她‘面试’高文的时候,高文的体质虽然很好,可还没到形成特殊体质的程度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是桃花骨、白玉肌、红鸳之相的一座上好的炉顶怎么一眨眼就变成阴寒之体啦?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等小狐狸再仔细的在高文身上打量几眼后,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步后退,一双桃花眼贼溜溜的盯着高文的心口看个不停,一直到高文忍不住想开口说点什么时,这只狐狸才‘哇’了一声。

“你身体里有东西,好可怕好可怕!”

“嗯?”高文挑眉,这是灵鬼被她看到了?

“难道你没觉得,她一直在潜默性的改变你么,这才过了多久,一身好好的桃花骨就变成阴寒之体了,你若是再让它常驻下去,小心被改变成玄阴之体甚至太阴之体的好吧!”

一边说着,这只狐狸还很是嫌弃的冲高文扇了扇,似乎‘玄阴之体’‘太阴之体’是什么恶心的实物一样。

“呃,你说的是我的护身灵”

“不是,你的灵鬼可没这种本事,是更本源的一些东西噫!快说快说,你最近是不是遇到过什么脏东西!说出来我帮你瞅瞅!”

“呃脏东西?你是指?”高文眨眼,如果灵鬼都不算是脏东西,那什么才会被这只狐狸归到这一类?

“比如荒废的古庙啦,古老的坟墓啦,一些玄幻的遗迹啦”

这些和脏东西有什么关系么

“啊!我看的啊”

小狐狸的话刚说道一半,忽然炸毛,就见她整个人直接蜷缩起来,身后的三条大尾巴直接把自己完全包裹在内,任由全身的毛发竖起,变成一个白色的毛刺球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高文呆了一下,随后面色古怪的想到了一些不好的画面。

这只狐狸,不会是看的了山鬼在他身体里留下的印记吧?

想到这里,高文语气幽幽的来了一句:

“所以说,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不,我的眼睛瞎了,求求你不要再缠着我啦!”

“你别跑”

“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不要跟着我好不好”

“师傅让你带我去选功法”

“啊!我不去!你去找别人!对!你去找别人好不好!”

“你别”

扑通一声落水声响起。

高文:“”

看着一头扎进院内莲花池里的白姬,高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

是该说这只三尾狐不愧是天生的灵兽么?

山鬼在他身体里留下的印记那么隐蔽,居然都被这只狐狸给发现了。

可是话说回来,有时候灵觉太过灵敏也不是一件好事,就像面前被吓得跳湖的白姬,若不是感应到了山鬼的存在,那一定可以和高文相处的很愉快大概?

看着莲花池里的小狐狸直接沉底,连个气泡都不敢吐的怂样,岸边的高文没好气的冲她道:

“你放心,她没工夫关注我,更不会因为被你发现就对你做点什么?”

“”

水池底部,白姬依旧瑟瑟发抖!

不会对她做什么?

才怪!

她的传承记忆里有过太多例子了好吧!像她这种善良、无故、可怜、能吃涉世未深的小狐狸,一但被哪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存在发现,立马就会变成对方的奴隶的!

不!是比奴隶还可怕!

被人抓走了,最多也就变成奴隶,可是被那种存在发现身体、甚至自己的意志都会被夺走的!

而且是那种不知不觉,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就变成哪个可怕家伙的一道分身!

想到自家天狐一族传承中禁忌中的禁忌,小狐狸觉得不管高文说什么,只要离他远远的就对了!

“我是说真的啊,你这么怕她干嘛,用你们的说法,我应该算是她手底下的一个小仙官儿,如果没必要,她应该不会对我身边的人怎么样才是。”

高文自以为有理的对水底的狐狸精劝说着。

嗯,的确,上次遇到山鬼,除了出场时吓人了点外,山鬼的确没对他做什么,也就是招了一群大仙来围攻

咳咳,那是意外!

至少山鬼本身没伤害他的意思不是?

“才怪!你就是个灾星!我就不该把你招进山门里来的!”

好么,小狐狸可能是憋不住气了,终于肯从水底露头了。

“我怎么就成灾星”

“你就是!我和你说,但凡和你接触不!但凡被她通过你的眼睛注释到的人,都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的,你要是不想害人的话,那就该找个宇宙边荒的地方把自己隔绝起来,不去和任何人接触好不好?”

高文:“???”

什么就不和任何人接触?还宇宙边荒?小狐狸这是打算让他直接入土?

然而小狐狸似乎是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极好的办法,眼睛发亮的冲着高文挥舞爪子:

“好不好!好不好!算是人家求你啦!”

随着小狐狸柔声软语一起来的,居然还有一股极其狐媚与妖异的精神波动!

如果不是有灵鬼护身,高文怕是真的会被这家伙魅惑,然后顺着她的意去做一些极蠢的事情!

灵鬼带来的一丝阴冷气息充斥着高文眉心的未知,让高文下意识的伸手去触碰那里:

“我说,你不至于吧,居然用魅惑的手法来对付我?好歹我也算是你半个徒”

“不!你不是!你已经被逐出师门了!!!”

小狐狸直接尖叫出声!

收高文入门?

开什么玩笑!

整个聚仙岛加到一起,估计都不够那位不可言其名的存在祸害的,小小一个合欢宗又怎么敢?

高文:“”

他这就被逐出师门了?

你跟他开玩乐呢?

可是一看小狐狸这明显精神不正常的状态

“哎”

无奈的叹了口气,高文看着水里精神紧绷的小狐狸,忽然开口道:“我劝你三思而后行,如果不想我直接把她招来的话”

“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尖叫声后,这只狐狸又钻到了水底,随后水中经是掀起了一团黑色污渍。

等高文定眼去看。

好家伙!

这只狐狸居然在水底挖洞,看样子是打算直接从下面逃跑

山鬼真有那么吓人?

高文摸了摸下巴。

然后

“你别躲,你知道的,只要你想到她,不管你跑到哪儿去,她都能找到你的。”

水底下,小狐狸身体顿时僵住了。

山鬼的定义,只要记忆中有她的影像,就逃不出她的掌心。

因为山鬼可以从人的记忆中走出,且无论你在哪儿!

就这样,小狐狸在水底僵了能有那么分钟,这才像是认命似的从水底爬了出来。

毛发湿漉漉的,她也不抖,而是直接走到高文面前,啪唧一下的瘫在了那儿。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是能不能求求你,不要让我变成她的一部分好不好?”

高文:“”

你真就这么从了?

卧槽!

山鬼的名头这么好使的嘛!!!

有些不相信的,高文尝试着问了一句:

“你不试试看看能不能摆脱她?比如直接把这段记忆清除什么的?说不定斩掉记忆她就找不到你了呢?”

瘫着的小狐狸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