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第三百六十九章(1 / 1)

E408 江枫愁眠 6236 字 6天前

“最近里面怎么没声了。”

“认命了呗,折腾了三个月,换谁谁不累啊。”

禹国首都高级能力者监管中心的地下,高密度的监管室外,两名在走廊上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嘀咕着。

他们天天在这里工作,可从来没有见过里面关着的是什么人。

这里关押的皆是三级以上的高级能力者,为了防止这些高等级罪犯们逃脱,监管室建立得无比严苛,连餐具都不会给他们。

每间关押室最里面的一层是渗透材料,每天二十四个小时里,释放二十个小时的软骨剂,另外四个小时释放营养剂,吊着他们的生命。

普通人长时间摄入软骨剂,很快就会死亡,但这些高级能力者体质异常强悍,轻易不会有损伤。

每天晚上由两名一级能力者和多位五级以上的能力者共同检查每名囚犯能力库的封锁情况。

好在这里的犯人也不多,日常控制在十五名左右。毕竟不是谁都可以达到三级以上的。

三个月前,这里新增了一名囚犯禹国的荣誉少将、锦大校长,郁思燕。

两名清洁工打扫之后便离开了。待到晚上八点,照例是检查员检查犯人能力库的时间。

一行八人一层一层地检查,最后停在了郁思燕的门口。

监管室的金属门层层打开,终于,露出了里面的模样。

空空荡荡,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床、没有被子、没有牙刷马桶,就是一间空室,犯人在里面席地而坐、席地而睡,每日的活动就是在小房间里散步。

他们看见了靠墙而坐的女人,她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

睡着了更方便他们工作。为首两名一级能力者上前,将能力注入她的体内,探寻她身体里能力库的情况,另有人在旁边记录,一切都很平常。

除了今天囚犯的身体有些异常。

“怎么探查不到”一人疑惑地开口。

他话语刚落,忽然身体一僵,坐着的女人骤然抬眸,双眼鲜红如血,诅咒魅惑、融骨群发,为首的两名一级当场跪地,直立不起。

“不好”他们身后的二级能力者惊呼道,“她突破了”

一级上阶的能力库已经无法完全封闭,只能封锁八九成而已,郁思燕关在这里三个月,竟然靠着那一成的能力通道,从软骨剂和营养剂喷射时夹带的那一点点空气中进行冥思,从而进入了王级

二级刺客当机立断,手中凝出梅花针朝着郁思燕射去。

郁思燕一个翻身,从地上滚开,群体技能麻痹铺开,在几人身体僵硬的空档里,猛地夺门而出。

女人赤脚跑在走廊上,甫一离开那间密闭的监控室,立刻召唤亡灵。

她全力往楼上跑去,等到了一楼,一只疾风鸟已从她的召唤阵中破出。

郁思燕跨上了它,鸟喙冲破了窗户,管控中心立刻警报四起,披头散发的女人却已化作了天边的一道小点。

郁思燕趴在鸟背上,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身后,她大口喘息着,直觉百里谷出了事。

三个月来与世隔绝,囚禁在一间密闭的小屋内,郁思燕恍惚间忘了今夕是何年。

三个月前,她在闭关时媚毒发作,正要联系谷溪,军队却破门而入,她只来得及将房中的资料销毁,自己却落入了军方手中。

被捕之后,郁思燕在那间管控室里生生受了三个月的媚毒,这里的牧师不知道该如何替她缓解,只能任由她而去。

这三个月的痛不欲生里,郁思燕只觉得自己死了无数次,在最后一次死亡般的痛楚里,她的经脉骨骼好似碎了又组,昏死醒来之后,竟涅槃重生,打通了王级的通道。

郁思燕甫一逃出,立刻向着百里谷的方向而去,脚下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很快看见了百里谷的位置。

下面一片焦炭。

“不”郁思燕抽着气,喃喃自语,“不不”

疾风鸟背着她在上空转了数圈,寒风将她的长发掠起,郁思燕牙齿打颤,瞳孔涣散了几分后,突然凝聚了戾气。

她一拍鸟颈,喝道,“去尧国”

还没完,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她要去尧国,她在那里经营了十数年,有一定根基,到了那里之后,她便可以联络自己的部下,马上打探百里谷的情报

谷溪千万不要有事

宋国境内,距离过年还有最后两天。

宋国的夜晚从不歇灯,即便过年前夕也不例外。

赌场、酒馆,嫖客、特务,这里的夜晚货品齐全,样样都有。

不过,最热闹的还要数宋国最大的地下斗角场光蕖。

每当日暮降临,这里便人来人往,挨挨挤挤。

无数兴奋的看客、赌徒们纷至沓来,亦有从各地而来的老板们在这里挑选打手、员工。

今天,在斗角场顶端的席上,光蕖的林老板亲自作陪,和一位特地从尧国来的长官共同观赛。

尧是宋的邻国,这位长官声称,她想要达成长期合作。

这样的大的买卖,光蕖的老板乐意奉陪。

电梯升至上层的贵宾席,在门打开之后,响起了短跟筒靴落在地上的声响,不徐不疾。

等候已久的林老板欣然迎上,对着来人伸出手,笑容满面道,“沈部长,恭迎啊”

来人恰当地一笑,将手上的黑色皮手套脱下,转交给身旁随从的女孩,和男人在半空相握。

“久闻不如一间,林老板,一表人才。”

“哈哈哈哈哈您客气了。”男人收回手,“沈长官才让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来的居然会是这样一个闭月羞花的窈窕佳人。”

穿着风衣的女人随之展颜,“您客气了。”

“来,坐。”林老板指向身后的沙发,沙发对面是一片落地窗。

斗角场最上面一层被分割为十二个小厅,每个小厅可坐七八人,透过落地窗,下面便是擂台。

这一小厅里已经有了二三观众,沈芙嘉从善如流地入座,当她坐下,看见隔壁的席位时,眸中一惊。

隔壁的位子上,一名穿着中山装的老人冲她微笑,“沈先生,你我又见面了。”

“万老板”沈芙嘉讶然。

林老板更是惊讶,“怎么,沈长官也认识我们宋国的巨商万老先生”

沈芙嘉颔首,“有过一面之缘。”

坐在旁边的老人,正是沈芙嘉最后一次接到的悬赏对象,宋国金珈赌场的幕后老板,万纪山。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那名黝黑的三级重剑士鲍明。

故人相见,两人起身聚到了一起,相互问好,打了寒暄。

万纪山感叹道,“四年前一见,沈先生与我有救命之恩,不想一别之后再无缘相见。”他打量着沈芙嘉的行头,迟疑道,“您如今”

林老板颇有眼色地介绍道,“万老板,这位是尧国的国防装备部部长沈芙嘉大校。”他又面向沈芙嘉,“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万纪山老板,行事低调,鲜为人知,不过他手下的产业可遍布全球,是大亨中的大亨。”

“夸张了。”万纪山立刻抬手回绝,继而仔细看向了沈芙嘉,“四年时间,沈先生已如此显赫,倒也是意料中事。”

“哦”沈芙嘉疑惑,“是万老板的意料之中”

老人倾身致意道,“才能、品性,然后窥见一二。”

沈芙嘉笑了起来,“万老先生,能与您相识一场,是晚辈莫大的运气。”

“既然有缘,相识不如结识。”万纪山看向林老板,“可以将我们的座位并到一起么”

“那是当然。”林老板拍了拍掌,两旁的应侍上前,帮着把沙发挪到了一起,几人重新落座。

“万老板和鲍先生是来观赛的,还是挑人呢”沈芙嘉侧头问道。

“皆有。”万纪山亦侧身面向着她,“沈长官是来宋国出公差么”他说完之后,歉意地喔了一声,“若是不方便,不必告于老朽。”

“倒也不是什么要避讳的事。”沈芙嘉答道,“天寒地冻,物资匮乏,北清又来尧国强抢,边境发生了摩擦。我忝列尧臣,来宋国寻点机遇,看看能不能带回去点什么。”

“沈长官要点什么,看看老朽能不能帮上忙。”

“打仗,无非是缺人缺钱,两者能够取一,我便能回去交差了。”沈芙嘉笑着睨向手边的林老板,“听说宋国境内,光蕖之中高手如云,我是慕名而来。”

“不敢当不敢当。”林老板笑道,“要是光蕖之内有人能合得了您的眼缘,那就是我的荣幸了。”

“原来如此。”万老板颔首道,“既然这样,沈长官今天看中的货物,就让我来买单吧。”

沈芙嘉身后站着的小慧高兴地悄悄垫了脚尖,沈芙嘉却连连摆手,“这怎么行”

“您的救命之恩老朽还未有回报。”万纪山诚恳道,“就让我还了这个情吧。”

“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何谈救命。”

“要的。”万纪山开口,“不然我不能安心。”

“万老先生要是这么说,”沈芙嘉弯眸,“那晚辈可要得寸进尺了。”

万纪山抬手,“但讲无妨。”

聊天的这会儿工夫,外面第一场比赛已经开始,听着激动人心的报幕声,沈芙嘉遂道,“今晚有些仓促,不知明日是否方便拜访贵府”

“好。”万纪山知道沈芙嘉是要来选人的,于是也不打扰她,爽快地应下,“沈长官在哪里歇脚明日上午,我派人来接。”

沈芙嘉一笑,只等这句话。

四年前种下的种子,如今终于有了回报。如果能把万纪山办妥,经济上的问题就解决一半。

不过她没料到今天会遇上万纪山,来之前还没想好要从他身上拿点什么,回去后得好好想想。

沈芙嘉开始打量下面的比赛。

随着两方选手登场,贵宾席的门打开,有几名妖娆美丽的女郎端着盘子入内,上面有茶点酒水,还有一个紫色的小锦囊,不知里面装了什么。

沈芙嘉看了一会儿下面的比赛,第一场出场的两人等级一般,身体瘦弱如柴,虽然打得激烈火爆,可并不在她的目标之内。

她遂打开了自己桌前的那个锦袋,旁边的林老板轻声道,“这是光蕖给每位贵宾准备的一点赠品,不知道沈长官有没有兴趣。”

里面是一支u盘。

沈芙嘉毫无兴趣。她笑了笑,将锦袋放回了原处。林老板见此,赔了一句,“冒昧了。”

旁边立刻有侍女小步走来,跪在沈芙嘉脚前,将锦袋撤下。

这样的生死搏斗,每一招都往死门里去,比赛进行地很快,一点点的拖沓都无。

沈芙嘉支着头,听那空中调动气氛的女主持喊道,“下面出场的是我们光蕖的超级新星、刚刚晋级边缘狼的2033号”

这个名号一出,外面的观众席像是炸了一样,尖叫高呼声仿佛要震破天际。

沈芙嘉看了三轮,称赞道,“林老板这名字设置得有趣。”

林老板笑道,“厮杀啃咬,狼最恰当。”

沈芙嘉点头,“恰如其分。”

然而,当那位2033号从笼中走出、站到场上、面朝众人时,沈芙嘉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她差点从座位上站起。

林老板还在乐呵,沈芙嘉另一边的万纪山却已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正要开口询问,旁边的林老板却对着两人介绍道,“沈长官、万老板,你们可知道这头母狼的来历”

万纪山转头,他身边的年轻女人发出了一声“哦”,脸上还是微笑如常,可他直觉这位沈长官的心情有所变化。

“别看她现在低眉顺眼的,从前可是位禹国的军官,傲得不行。”林老板无所察觉,兀自说着,“本来想将她作为我的床伴,我把她四肢和腰锁上,她却用头来撞我,蛮牛似的乖戾。”

他嬉笑着指向场上衣衫破烂的女人,“我把她放到狼群后,她还妄想逃跑,被调教了几次,前后两个月的时间,一下子就乖了,指哪打哪,身材又好打人又狠,观众都喜欢看她。”

说到这里,林老板看向沈芙嘉,“对了沈长官,其他狼没得说,但是这头母狼我还得留着赚钱,您可别夺人所爱啊。”

沈芙嘉轻笑一声,“您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不动心么”

她从沙发上起身,小慧将她的手套递上,沈芙嘉一边戴一边道,“今晚就不用再看了,她多少钱,我买下了。”

“欸这可不行”林老板跟着站起来,“我好不容易才把她驯服,您不”

“多少钱。”沈芙嘉偏头看他。

这一回,林老板终于从沈芙嘉漆黑的眼眸里看出些许不对劲了。

万纪山出口道,“沈长官是第一次来宋国,这又是看中的第一笔买卖,林老板,您别那么小气。”

话虽如此,林老板还是有些惦记他没睡到的2033,颇有些不舍道,“好吧,那我便忍痛割爱八千万。”

沈芙嘉抬眉看着他。

“沈长官,这已经是我的诚心价了。”林老板可怜道,“赌她的流水一天就有上千万,之前好多老板问我买她,我都没有答应,也就是看在您和万老板的份上,才肯卖呢。”

八千万,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沈芙嘉这次出国,一共也就带了这么些钱。

最近两年,见她已经在尧国游刃有余,郁思燕便开始闭关,专心破级,为了防止暴露,两人也不常联系。

一年前,郁思燕曾让沈芙嘉想办法,让尧国对百里族递出邀请。

可那时候她立足未稳,还没有完全取信于首相,尧庆丰又只想着夺回自己的王权,坚决不肯让百里族这样的庞然大物入境。

那一回便没能让尧国答应。

过了半年,郁思燕告诉沈芙嘉,事情可能有变,让她抓紧培养一批死士,以备不时之需,如果自己超过三个月没有和她联系,就让她采取行动。

沈芙嘉于是尽量抽空在尧国内留意合适的人选,可数量还是不足。

和郁思燕约定的三月之期又一次将至,她便来了一趟宋国,打算碰碰运气。这里鱼龙混杂,或许能淘到几条龙也不一定。

八千万,她是准备买下八个人的。

“好。”她对着林老板抬了抬下巴,小慧遂将一张卡递了过去,不情愿道,“喏,这可是部长带来的所有的钱了,你收好。”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林老板接了过来,“那沈长官的旅费还够吗,要不就在光蕖住下,想去哪里我可以带着您去,到时候再派车送您回尧国。”

“这点钱总还是有的。”沈芙嘉谢绝了他的好意,转身又对着万纪山、鲍明低头致意,“今天就失陪了,明天晚辈会准时赴约的。”

万纪山突然起身,“沈长官,老朽忽然想起,明天有事要出门一趟,可否将时间改为后日下午啊。”

沈芙嘉一怔,“自然,本就是我叨扰。”

接着又对林老板道,“那就麻烦林老板立刻把人送到我的住处,不要耽搁了。”

她加重了立刻的读音,说罢,从男人肩膀越过,大步走出了贵宾席。

“她怎么说走就走。”林老板望着沈芙嘉的背影,觉得莫名其妙,“难道是价开得太高了可2033确实值这个钱啊,我已经是往低处说了。”

万纪山耷了眼睑,缓缓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他坐下之后,扫了一眼沈芙嘉桌前一口未动的茶酒点心。

“林老板。”他意味深长道,“光蕖怕是得罪这位尧帝的宠臣、尧首相的义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