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第三百七十五章(1 / 1)

E408 江枫愁眠 6981 字 1个月前

第二天下午,百里雪和古逊等人回来后,决缡、宓茶、翡丝芮、严煦、陆鸳还有几名百里族的核心成员都聚在一间屋子里,等待总理的答复。

一推门,宓茶看见来人的表情时,心中便是一紧。

回来的百里族弟子长叹摇头,“他把之前收的地租都还给了我们,说可以让我们在边境上停留一周。一周之后,必须离开,并且要把罗城的新谷拆掉。”

“什么”族中有人惊怒道,“去年就谈好的事,他怎么能出尔反尔”

“一定是那九国对宋国施压。”

“宋国常驻人口极少,军事力量更是孱弱,向来不敢得罪别国。”

决缡静坐不语,倏地又有人推开房门,从外走进。

“圣女、二长老,”她汇报道,“我刚见了舜国总统,对方答应让我们在舜国建谷,但是要收取宋国的五倍租金,一次性付清二十年,且我族下所有产业,每年都必须上缴舜国法规中的三倍税额。”

这话一出,房内的气氛轻松了一些。但很快又沉了半分,“二十年的五倍的租金现在百里谷的资产大半都被查封,各国银行里的钱也被冻结,一时间恐怕不好拿出那么多来。”

众人议论纷纷,宓茶看向决缡,“二爷爷,我们怎么办”

决缡偏头,看向了她,开口道,“圣女觉得,应该怎么办”

宓茶一愣,不确定道,“似乎只能去舜国了”

舜国实力强大,是老牌的强国,也未参与这次突袭,有庇护她们的实力。

决缡不语,敛着目光似乎在思量些什么。

他不说话,陆鸳便说了,“除了舜国,尧国怎么样”

“尧国”屋里的众人都看向了她。

“尧国和宋国接壤,不用再过其他的关卡,过去方便又安全。”陆鸳道,“而且军政势弱,我们去了,也不必看他们的脸色。”

她不再用“百里族”代称,而用了“我们”。

几天之前,有一颗红色的晶核在陆鸳手上破碎。

她没有吸收它,一边赶路一边紧紧攥着,朝它主人的方向赶去。

她飞驰而去,却在半路掌心一烫,它在百里谷之外,消散在了她的手里。

好在劫劫长存,生生不息,宁极深根秋又春。那块晶核破碎之时,新的百里长老便又从化为光粉的旧晶核中诞生。

“同理,尧国是弱国,他们会放我们进去么”严煦问,“我听说初一上午,尧国便关闭了国际通道,显然是为了防止我们入境。”

“你该看看今天上午的晨报。”对着家人完好、没什么损失的严煦,陆鸳便不客气了,恢复了本性的语气,“尧国的国际通道又开放了。”

“又开放了”百里雪疑惑不解,“一国政策怎么会这么反复”

陆鸳插着裤兜,沉默片刻后,低声道,“因为那里有沈芙嘉。”

宓茶一怔。

她听见陆鸳说,“上个月,尧国国防装备部新的部长就是她。”

“她怎么会”宓茶刚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尖、太响,于是立马收敛起情绪,讷讷道,“她不是从锦大毕业的么,怎么会去了尧国”

“抱歉,她走前不让我说,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陆鸳将沈芙嘉毕业后的经历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并讲明了郁思燕的计划,只隐去了要让百里族掌控尧国的部分这部分对善良的百里族来说,太过刺激了。

宓茶听着,脑子里乱成一团。

她以那般决绝的姿态将沈芙嘉推开,就是希望她能够恢复从前的骄傲,再不用背负压力地活着。

进入大学后,慕一颜、柳凌荫给她的回馈里,沈芙嘉也确实如愿走上了那条康庄大道。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沈芙嘉竟会为了她毅然放弃光明前途,去参与了这么一场听起来没有希望的候选计划。

“不止是沈芙嘉,郁思燕在尧国也埋了很多人手,她从十几年前起就着手谋划,以防不测。”陆鸳说,“我近期虽然没有见过沈芙嘉,但尧国的通道关了又立刻开启,这样的变动,显然是尧国内部有人在动作。”

她抬手,直视决缡,“我只是提出一个建议,如果没有去处的话,尧国也是选择之一。”

“没有想到,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百里雪不禁呢喃。

扪心自问,换做是她,恐怕也不会愿意参与郁思燕的这项计划。

毕竟在十年之前,这项计划听起来实在是荒诞无稽,且遥遥无期。

说话之间,房门又被敲了敲,今天这间房间格外热闹,已经是第三拨来人了。

进来的是守在店外的族人,她进门后,禀报道,“圣女、长老,外面有个自称是尧国密使的人想要见你们。”

决缡尚未表态,宓茶已猛地站了起来,她无措又紧张地盯着门外,似乎想要透过门看见什么似的,张了张口,“让、让她来。”说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去看决缡的脸色。

“嗳。”见二长老没有反对,族人便转身将门打开,“您请进。”

宓茶的目光胶在了门上,十年的思念化为了一股如有实质的焦灼,她攥着衣摆,紧盯着缓缓打开的门。

进来的是个男人。

她的精神一下就溃散了,跌坐回了位子上。

对方不明所以,和上前来的百里雪握了手,对着屋内的几人略微颔首道,“尧国使臣见过各位。”

“您好。”决缡坐在位上点了点头,“贵国派使臣来密见我等,不知有何指教。”

“我是代表我皇和全国官民邀请各位入尧的。”男人取出了一份信,“这是我皇的亲笔。”

决缡接过,拆开看了,看完之后转手交给了宓茶,让她也看看。

“尧国上下听说百里族遇难之后,皆痛心疾首,知道这其中一定有隐情,绝不是像禹汉等国所讹传的那样。”

“贵宗原是我国宗族,我皇认为,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想请诸位入尧,接受尧国的庇护。”

屋内众人面面相觑,尧国一向软弱,这次竟然敢站在九国的对立面,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壮了胆。

“贵国的好意,我们知晓了。”决缡道,“那么我们是否要回报些什么”

使臣摇头,“庇护自己的子民理所应当,尧国绝不是趁火打劫的国家。”

这句话让众人更感意外。

见没有人问问题了,男人便道,“情况非常,不能大张旗鼓地迎接众位,如果各位愿意接受我皇和臣民的好意,今晚便可随我秘密回国。”

“多谢贵国美意,但这件事我们还要再商议一下。”决缡没有一口应下,“百里族虽然遭此大劫,但族人、资产还是不少,搬迁起来是件大事,就算是确定好了,收拾东西也需要几天时间。”

“那贵宗什么时候能给出答复呢”

“烦请您暂时住下,明天一早,我们就给您答复。”决缡颔首,“百里雪,你负责安顿这位长官。”

“是。”

“好,”男人点头,“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他随着百里雪离开了,不过多时,待百里雪回来后,便听见屋内响起了议论。

“真没想到,我们还有向尧国求助的一天。”

“但他们没有趁机抬杠,这点就比舜国好多了。”

“这才奇怪,会不会有什么后招”

“今晚去北清还有西大陆、南大陆的人就回来了。”严煦看向决缡,“您是想等各国条件都开齐了,再对比一下去哪国”

决缡点头,复又转向宓茶,“圣女觉得呢”

宓茶还捏着那份尧帝的信没有回神。

听到问话,她顿了一下后,低声道,“我都听二爷爷的。”

决缡心中叹了口气,他已经没有工夫再去做觅茶的二爷爷,现在的他,全副精力都放在了二长老的位子上。

“诸位,”他抬眸看向了众人,“搬迁到哪儿,这件事等到各路人马回来后我们再商量。现在,我想即刻择选百里族新一任族长。”

这话一出,不止众人,连失神当中的宓茶也朝他看去。

“新族长”

“如此时刻,不论是安抚族人还是统筹规划、制定决策,都需要族长。”决缡道,“老族长已经殡天,百里族不能一直空缺族长之位。”

“各国着重打击了我族的中坚力量。”一直沉默的古逊开口,低沉道,“除了老一辈的高级能力外,最受打击的就是百里谷溪、百里凰琴这一辈的长辈。如今剩下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小辈,除了您,族里没多少主心骨了。”

“九国联军毒就毒在这里。”百里雪怒气冲冲道,“老人小孩他们一概不碰,表面上是出于人道主义,实际上是他们知道,中年者才是挑大梁的。只要把中年这一段给去了,剩下的自然就群龙无首,不战自溃。”

在九国的计划之中,a到d四个等级全都是针对百里族的壮年群体。

他们是在有目的地屠杀,并非乱杀。

“不错,这正是对方毒辣之处,所以我们断不能入了他们的下怀。”决缡道,“我族如今的核心成员基本都在这里,大家各自表态,往后我百里族的重任该由谁来担负。”

室内顿时一片窃窃私语。

“我觉得百里雪可以。”有人道,“她是新一辈中资历最深的,一直在牧师协会工作,做过的项目也多,她最有经验。”

“我也赞成。”

“我也是”

被推倒了众人面前的百里雪一怔,她抬眸看向了座位上的决缡和宓茶。

当看见宓茶那张和百里夫人有七分相像的脸时,她陡然后退一大步,惊恐似地摇头,“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并不想”

她看着宓茶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普普通通地看着她,可百里雪却浑身发冷,似乎有谁在她的脑中不停地质问

“你害死了百里谷溪,现在,你可以做新的族长了”

“不不是的”她惊恐到了极点,众人茫然不解,唯有古逊明白她在害怕什么。

他立刻将妹妹搂进怀里,对着决缡道,“抱歉二妹她不能胜任,还请各位另选他人。”

如果百里雪做了族长,恐怕一辈子都会在后悔和不安当中度过。这是古逊和她都不愿意的。

“让觅茶来”百里雪埋在哥哥的怀中,避开了那张和百里夫人有七分相像的脸,“我推荐觅茶。”

“可觅茶是圣女啊”立刻有人反对,“圣女不该被这些俗事烦扰,这会阻碍她的修行的。”

“是啊怎么能让圣女做族长呢”

这番争论让宓茶愈显得无措。

她坐在位子上,听到大家对她的评价,听见即便是在这个时候,百里族依旧打算集全族之力、以最好的待遇侍奉她。

而她,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偿还。这是既定的规矩。

百里族中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无须圣女费心,那不是圣女责任,圣女不必对此负责。

那圣女的责任又是什么呢

当宓茶跪在女神下授杖时,她便当着全族人发誓

今生今世,她誓死守卫她的家园,誓死捍卫百里一族的荣耀。

「疏通弟子、指挥战局、稳定人心你有这个魄力么」

宓茶的眼睫被记忆中的炮火炸得一颤,一抬眸,她看见不远处的陆鸳正望着她。

那黑眸古井无波,万分平静,可宓茶看着,那里有让她心尖发颤的期冀。

陆鸳在期待她

期待什么呢

她对她说,“等你问心无愧了,就告诉我。不管是什么样的选择,我和严煦都会全力支持你。”

魄力

和九国对抗,和世界为敌,站在那能把人炸成焦炭的炮火前,她有这个魄力吗

「你有这个魄力么」

飞过脸庞的碎肉、炸在脚旁的尘土,九万双黑黢黢、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让宓茶牙冠不住地打颤,惶恐得满腔酸水。

连爷爷奶奶这样的天地强者都未能带领百里族走向平安,她这样散漫、什么都不会的弱者,又能做什么呢

她连自己的命都要别人来保护,又何谈去保护那么多人

宓茶低着头,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攥着,冰凉惨白。

决缡扫了发抖的女孩一眼,心中一叹。

品性不代表能力,况且他们从来没有训练过觅茶的领导能力,是他太过严苛了。

议论声不断,不能继续这样嘈杂下去,决缡正要开口,身边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顶着那头白发,她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摆,对着众人鞠躬,“请各位帮我。”

议论声一止,翡丝芮和决缡眸中无比惊愕。

宓茶弯着腰,鞠躬未起。

她用力攥着衣摆,用力将颤抖压下,拿出了自己最沉稳的声音,恳求道,“请各位容许我担任族长一职,帮助我共复百里家业”

她说得并不慷慨激昂,甚至有些沉闷笨拙,可这生涩之中的决绝不含半点玩笑。

众人愣怔之余,小声道,“可您毕竟是圣女。”

“没能安家,何谈圣女。”宓茶起身,“我已是王级,大家不用为我的进度操心。百里族一日不宁,我便一日无心修行,即便真的突破了天极,只有我一个人荣耀登顶,那又有什么用呢。”

这话说虽不振奋,但诚恳辛酸。

她的每一阶等级,都是靠着百里族人的供奉才得来的。

六岁之前,所有百里的孩子都要待在门内,全宗上下尽一切能力为这些孩子塑造环境,以稳定他们良善友爱的心志。

因此,就连牧师的这份能力都是因为有了百里族她才能觉醒。

没了百里族,百年之后,毋论天极,即便她飞升成神那又如何。

回头一看,身后空空荡荡,一片血色虚无,这神成来又有何用

对着那张看起来过于年轻稚的脸,众人一时失语。

片刻之后,百里雪一个开口,“现在族里的三柄神杖,两柄陨落,只有一柄在觅茶手里。”

“她是我们百里族目前等级最高的牧师,也接受了上任族长和五位长老的长期教导。于公于私,我都赞成她来当这个族长。”

宓茶对着倾身低头,感激道,“谢谢。”

余下众人还有些迟疑,“可圣女天真单纯,突然当了族长,恐怕会遇到不少麻烦。”

“我经历的事情少,”宓茶对着她的方向又是一鞠躬,“所以还麻烦各位长辈教我,只要是能学的,我一定不会落下。”

“虽然经历的事情少,但宓茶应该可以算是最了解百里族的人员之一。”陆鸳冷不丁地开口,“除了她,在场应该没有几个人记住了百里族每一位族人的学历特长兴趣工作家庭成员、了解百里族一千八百十二年来每一个月里都发生了什么。”

这话一出,再无反对之声。

良久,有人道,“那我也赞同由觅茶担任族长。”

“我也赞同。”

“我也赞同。”

或许其中还有人心存疑虑,但这一刻,并没有一句反对。

宓茶的品性以及这些年的努力,族人们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她本以为自己这样闲人一定会遭到反驳,可没有想到,在场的亲族,竟对她如此信任。

到了这时,决缡终于开口,道,“既然如此,族长一职就暂时由百里觅茶担任。如历代族长一样,一年之后,族内将再次召开大会,表决百里觅茶是否有继续任职的资格。”

宓茶了然,她当着众人的面立誓道,“百里觅茶今日的一切都是百里族所给,我绝不会辜负大家、辜负我族。只要我在一日,定让百里一族恢复从前的荣光”

她还是害怕,可在女神像下,当着历代先祖、当着数万族人、当着妈妈和爷爷奶奶们给出的承诺,她一定做到。

不大的屋子里,众人俯身齐喝,“贺迎我长”

本要隆重举办的百里族换任大典,在宋国边境小镇的一间旅店里、在余下百里族成员的口中,用四个字办完了。

接下来,向世界各地求援的百里族人陆续回来,将各国的态度、条件一一反馈。

当天晚上,百里觅茶担任族长的第一件事,便是决定百里族未来的定居之所。

她听了各国回来的报告,沉默良久,习惯性地想要依赖二长老。

可当决缡问她,“族长有定夺了么”的时候,她便明白,这人不再是她的二爷爷,而是她的二长老了。

“我有意尧国。”宓茶开口。

决缡等人并不意外,“因为那个女孩”他问。

“不。”宓茶合上了整理来的资料,将目光放向了远处,透出一股让人惊骇的神光来。

“因为尧国宗族、政权势弱,我百里族去了,便能掌控一国。”

她哭够了,也呕够了血,在自己和上万名族人的血泪中,宓茶终于明白百里族和她一样,不能永远把依靠寄托在别人身上。

他们要自强,要掌军政大权,要有自己的领土。

“我若是去了尧国,要和尧帝平起平坐。”她道,“百里族再不能俯首称臣、百依百顺。我不多求,尧国的江山,要有四分之一归属我族。”

「圣女,不论何时,请永远记得你的族人,永远庇护他们。」

上代族长的教导,她将永志不忘。:,,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