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真是无趣(1 / 1)

真是无趣

“哼”

一声闷哼,林虎如遭雷击,身躯瞬间爆退,手臂轻轻的颤抖着,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风。

怎么可能

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陈风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的手腕就被击中,手筋直接被震断,这条手算是彻底废了,他的实力也大打折扣。

这和当初鹰老被陈风废掉鹰爪一样,作为一个武者,手被废掉,整个人几乎相当于废掉了一半。

“师兄”

苏烈不可思议的看着鲜血从林虎的手腕上用处,洒落了一地,而林虎的手腕也无力的耷拉了下来。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武者,苏烈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师兄竟然败了而且被陈风一招伤到了手腕,甚至废掉了手筋

龙翔则没有那个眼光,却也能看出林虎吃了大亏,心中不由的有些慌乱,连忙问道:“林先生,你怎么样了碍不碍事”

林虎没有理会他,而是目光危险的盯着陈风,另一只手迅速的在手腕上方点了几下,封住了动脉要穴,防止失血过多。

“好一个陈风,我真的小瞧了你,没想到阁下竟然也是内劲武者”

林虎的声音变得阴冷无比,却没有就此退缩的意思。

而他的话,则对苏烈和龙翔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什么他是内劲武者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

苏烈今年已经四十多岁,却只是一个外劲初段的武者而已,按照武者的等级划分,只能算是堪堪入门。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的天赋实在是太差了,能够达到外劲初段,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潜力,这辈子的极限,也就是外劲中段了,能不能达到还说不准呢。

他这样的实力,也就在普通人面前显摆下,对付一些特种兵也是足够的,可在古武界中,只能算是最低级的那种。

正因为知道武道修行的艰难,所以,他压根没把陈风的实力想的太高,因为就算在他的师门当中,达到内劲层次,最年轻的,也就和陈风相仿。

但这些人可是有师门大量的资源栽培的,陈风怎么可能有这个条件

苏烈早就跟着龙翔了,所以,陈风家里当年的事情,他也是亲身经历的,对陈风的信息,他再清

楚不过。

陈风根本就不具备达到内劲武者的条件。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李元这些内劲武者中的佼佼者,也根本想不到,陈风从一个普通人,达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只不过是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罢了。

“现在冷静下来了,能好好想想你有多少钱,都放在哪儿了吧”

陈风笑道,淡然的看着林虎。

他知道林虎并没有就此认输,作为一个杀手,他的手段远不至于次,他真正厉害的应该是暗杀手段,但因为低估了陈风的实力,才会和他正面交手,吃了一个大亏。

现在一只手的手筋被震断,不使出压箱底的本事,根本就不可能击败陈风的。

“原来你不是想拿钱收买我,而是想要我的钱,哈哈哈哈,好一个狂妄之人,不怕告诉你,我这些年杀人确实赚了不少钱,几千万还是有的,虽然为了修炼,耗费了不少,但也还有两三千万,只不过,你怕是有那个心,却没有那个命”

话音刚落,林虎受伤的那只手突然一抖,一片闪烁着乌光的细针破空射向陈风,显然是淬了剧毒,一旦被击中,立刻就会毙命。

慕红颜看到这个变故,花容失色,陈风的实力虽然强,可之前李元等人和他交手,怎么也算是光明正大,都是拳脚功夫,并未动用武器,更没有用暗

器。

但这个林虎不同,他是杀手,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能杀死目标,任何手段都会使用。

和这种人交手,哪怕实力比对方强一些,可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中招,然后被对方杀死。

除非是达到化劲层次,能够做到气劲护体,挡住这些攻击,才可以轻松反杀。

陈风显然还没到那个地步,但林虎身上那些底子,早就被他看透了,在他射出毒针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元气就在陈风的身前浮现,形成一个漩涡,将那些毒针尽皆席卷。

毒针本来是分散的,可在元气漩涡的牵引之下,直接汇聚在一起,停在了陈风的身前。

这一幕瞬间将林虎给惊呆了,这可是化劲强者的手段啊陈风怎么可能做到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在射出毒针的时候,已经从腰间抽出一柄薄如蝉翼的软刀,轻轻一抖,立刻变得笔直。

随后,软刀在他手中舞动,化为漫天的刀光,将陈风尽皆笼罩,软刀激起一阵阵利啸之声,慑人心神。

有武器在手,和没有武器在手,实力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就好比一个普通人拿着一把枪,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一枪打死一个内劲武者的。

这软刀在林虎的手中,发挥出来的作用,绝对还在手枪之上。

“林师兄的乱披风刀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陈风这小子死定了”

苏烈崇拜的看着林虎,仿佛一个狂信徒。

刀风激荡,就连不远处的慕红颜等人都被波及到,一个个神色骇然。

他们见过一些刀剑棍棒的无数表演,可没有这样的声势效果啊,那些大都是花架子,眼前的才是真正的杀人技

“还以为多大本事呢,就这样啊,真是无趣”

陈风摇了摇头,眼中迸射出一道寒光,正全神贯注杀过来,要将陈风千刀万剐的林虎,猛然间如遭雷击,手中的软刀失去控制,一下子砍在了他自己身上,直接切掉了几片血肉,伴随着鲜血,溅落在地。

紧接着,之前被陈风元气束缚住的毒针爆射出去,分为三部分,其中一部分直接射在了林虎的身上,另外两部分,则射在了苏烈和龙翔的身上。

“啊”

林虎短暂的失神后就回过神来,却已经持了,他眼睁睁看着毒针入体,顾不得身上被自己砍伤的地方正血流如注,慌忙从身上掏出一个玉瓶,里面是

解药。

他还没来得及打开,玉瓶脱手而飞,落在了陈风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