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新世界的大门(1 / 1)

中军大帐内,唯独曹仁与夏侯渊两个。

“蔡琰姑娘,快坐,这么晚打扰你了。”曹仁先是客套,主动帮蔡琰搬来竹椅。

在蔡昭姬的记忆里,今晚,曹仁与夏侯渊均是喝了一些酒的,可现在…他们看起来十分清醒。

这也从侧面说明,他们对陆羽弟弟的疑窦与好奇。

“哪里的话,自打先父殒命长安后,我姐弟俩无处可依,兄长与诸位将军能收留我们,已经是感激不尽,两位将军若有疑问,蔡琰这儿必定是知无不言。”

蔡昭姬一番话,轻柔细慢,让人听得极是舒服。

“蔡琰姑娘,喝茶,提提神儿…”曹仁主动替她斟满一盏茶。

茶是桐柏茶,豫州的特产,在这个时代很罕见也很珍贵。

“两位将军问吧,我不渴!”

“噢…”曹仁笑道:“相传,蔡府藏书数千卷,又有蔡老与蔡琰姑娘这样的博学之士,耳渲目染,陆公子饱读诗书自是不在话下,可…蔡老与姑娘能教授他诗词歌赋,总不至于能教他兵书、兵法吧?陆公子的兵法又是谁教授的呢?”

师出何人?

这个问题在曹仁、夏侯渊看来格外重要。

需知,大汉素来讲究传承,他俩的兵法是从大哥曹操那边学来的,大哥曹操的兵法则是启蒙于“太学”。

在太学期间,曾教授过曹操兵法的恩师就包括卢植、司马防、段颎,每一个均是赫赫有名之辈…

反推到陆羽这边,能教出如此杰出的少年,他的师傅必定更不简单。

曹仁与夏侯渊琢磨着,如果可以的话,甚至可以去请这位“师傅”出山,这对如今求贤若渴的曹营无异于一针强心剂。

只是,蔡昭姬的话像是一盆冷水。

“说来惭愧,纵然是诗书,也是陆羽弟弟自学的,阿翁忙于朝事无暇照顾弟弟,我最多也只能偶尔点拨他一下,可自打他十岁起,我便再也无法点拨他了。”

蔡昭姬继续道。“至于兵法,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但…他从未有过师傅,他的文采、兵法完全是从书籍中领会的,无师自通!”

霍,诗书上的无法点拨,兵法上的无师自通?

曹仁与夏侯渊均是一怔,谁不知道,蔡琰姑娘乃是当世才女,她口中那句…五年前就对陆羽无法点拨?这句话的分量可不低啊…

除此之外,还有兵法上的无师自通,这…

“蔡琰姑娘能详细讲讲么?有关你弟弟自学兵法之事?”曹仁急问道…

“我记得…九岁吧,陆羽弟弟就自学了《鬼谷子》、《司马法》、《尉缭子》;”

“十岁的时候《武经七书》、《吴子兵法》、《孙子兵法》,他均已经谙熟于胸;”

“十二岁那年,他开始研习《墨子》备战篇、《六韬》、《三略》!”

“等到十三岁那年,他已经可以为这些兵书做译,他做出的译…纵然是晦涩难懂的兵法也可以通过深入简出的文字阐述,哪怕是我这个小女子,也能够一眼就看明白!”

“父亲曾说过,陆羽弟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军事奇才呢!”

霍…天哪!

蔡昭姬的话让曹仁,让夏侯渊直愣愣的惊在原地。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如今陆羽表现出来的不过是沧海之一粟,是浩瀚学识的一角。

十五岁,没有人点拨,没有人启蒙,就能够理解这么多复杂的军事著作么?

乖乖的…

“蔡琰姑娘,你说的都是真的?”曹仁眼睛瞪得像铜铃…

“是真的,每一本兵书,两位将军均可以去考考我那弟弟,若然答不上来,小女子甘领惩罚!”蔡昭姬言辞肯定。

呼…

又是接连厚重的呼气声!

此刻曹仁与夏侯渊的心情无比复杂且激动。

诚然,历史上也有过卓绝的少年,老子年幼时就能论祸福,甘罗十二岁做了秦国的宰相,孟尝君五岁以语启父…

可…这些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呀,不想如今…曹营里竟也多出了一位,十五岁兵法谙熟于胸,变幻莫测的时局洞悉于瞳,厉害了,陆羽啊!

古人多少信奉一些鬼神,曹仁与夏侯渊也不例外,有那么一刻,他们甚至认为…陆羽是上天赐给大哥曹操成就王霸之业的强大臂力!

两人这边正直错愕,蔡昭姬的话接踵传来。

“对了,倒是忘记禀报两位将军了。”

“就在我那弟弟十五岁之际,他集百家兵书融会贯通,口述出一卷全新的兵书,说是更具体、更实用、可操作性更强!取名…”

讲到这儿,蔡昭姬顿了一下。“取名《三十六计》,陆羽弟弟口译,我将它一一记录下来,小心收藏了起来。”

此言一出…

曹仁与夏侯渊再也无法强行淡定,几乎同一时间,两人豁然而起。“姑娘记录的那《三十六计》的竹简在哪?”

异口同声…

一个能将《孙子兵法》解析的那般透彻,一个能由“全胜篇”的理论推导出战局胜负的少年,他书写、总结、归纳出的兵法…怎么能不让人怦然心动呢?

这是满满的好奇心,满满的求知欲啊!

“《三十六计》…还在我与弟弟原本住下的那间帐子里,我这就去取来…”蔡昭姬款款开口,就欲出门。

原本的帐子,指代的是谯沛军营后勤处那间破旧的小帐,陆羽与蔡昭姬在那边生活了足足有大几个月。

“无需蔡琰姑娘去,我派人去即可…”夏侯渊拍拍手,当即吩咐亲卫去取竹简。

因为陆羽的缘故,蔡昭姬如今在曹营的地位可不低呀,况且,依夏侯渊看来,她的地位怕是还会继续、且不间断的提高!

所谓母凭子贵,姐姐一样能凭着弟弟而尊贵不已!

现如今…这种“取物”的小事,又怎么能劳烦她亲自去呢?

不多时,甲士取回一叠厚厚的竹简。

竹简上刻着“三十六计”这四个字,字迹清秀,多半是蔡昭姬亲手刻上去的,而里面的文字也如外面镌刻的字迹一般鸾飘凤泊、入木三分!

徐徐展开,夏侯渊与曹仁的眼睛完全凝在这些字迹之上…

而他们俩所注意的内容却又有所区别。

夏侯渊对《三十六计》中“瞒天过海”、“釜底抽薪”、“擒贼擒王”这些计略格外好奇,他的性子急,行军的特点也以快为主,讲究一击必杀,故而他格外在意的是这些与“神速”、“疾驰”相关的计略。

曹仁的性子则缓一些,他先后读阅的计略分别是“以逸待劳”、“反客为主”、“关门捉贼”,这些计略更偏守势,这与他行军打仗时以守代攻,固若金汤的战法颇为符合!

但…无有例外,此刻,曹仁与夏侯渊乐开了花。

这就好像在他俩的面前,一下子打开了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门!

光怪陆离,又那般耀眼、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