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吞噬女(1 / 1)

“唉....”

从单位值班室的硬板床上爬起来,点开钉钉打完卡,温至推门走进公共卫生间开始刷牙洗脸。

温至所在的企业对口帮扶市福利院,这是老传统了,除了市里财政拨款下来供给福利院的款项,公司也每年在给福利院提供帮助,主要用于孩子们学习上产生的费用。

原本计划是温至与公司另外一名壮丁去福利院干活,可既然王斯序自告奋勇,温至就和那位同事提了一嘴,小年轻回以微笑,温至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去还是要去的,但不是去福利院。

看着同事驾驶自己心心念念的宝马X5扬长而去,准备和女朋友白日宣淫,温至羡慕的朝车尾吐口水。

“呸,什么玩意,我妹妹有法拉利,你看我到处说了吗?”

温至将钥匙启动单位那辆久经风霜的五菱宏光,载着一车慰问品,哼哧哼哧开往福利院。

商业街

这里距福利院很近,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性,领着个穿着朴素的小女孩走在繁华大道之间。

女人身姿纤细瘦弱,肤色白净细腻,黑色牛仔裤裹着双笔直的腿,细长的眼睛明亮透彻,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游戏里妆容精致的女菩萨。

温至对林悦己没感觉的理由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四个字,平平无奇。

或者说,没有大到令他满意的地步。

反之,小小年纪的金喜糖就很完美,更不要说汹涌猛兽房澄静。

“悦己姐姐,我能看一会再走吗?”

跟在林悦己身旁的小女孩,吃力举起胳膊,将手中装满零食的大袋子划到手肘弯曲处,指了指高档奢侈品店橱窗里的一件洋裙,征求她的意见。

林悦己微微点头,拉开皮夹克的拉链,蹲下身陪小女孩一起看。

女孩长得粉雕玉琢,小脸红扑扑的十分可爱,一双与房澄静相仿的杏眼扑闪,望向橱窗中那件精美洋裙的眼神,满是希冀与盼望。

“喜欢?”林悦己托腮看向女孩。

“嗯!”小小年纪的女孩没有隐瞒自己的欲望,咧嘴笑呵呵说,“特别喜欢,来看了好多次。”

周围的喧嚣与车水马龙仿佛与两人无关,林悦己更不会在乎路过男性投来的惊叹眼神,耐心的陪女孩看橱窗里的衣服。

半晌后,林悦己缓缓抬起手,指尖点在女孩额前,微笑说:“表现得再强烈些,把喜欢表现得再强烈些,想要吗?”

“想。”女孩用力点头。

“那好,你可以...”

“院长爷爷说,等我长大考上好的大学,毕业工作之后,就能自己买喜欢的东西了。”女孩打断林悦己的话,奶声奶气,却语气坚定,“我自己努力,不要别人给。”

林悦己细长的眼睛缓缓撑大了些,满是宠溺:“可是洋洋,就算你长大了,考上好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想要买得起这种衣服,也要好久好久。”

“那就努力好久好久。”洋洋声音硬邦邦,不想被林悦己小瞧了,“姐姐,我不要你买。”

林悦己嘿嘿笑起来,站起身之后伸个懒腰,葱白手指点在洋洋额前:“本来就没打算给你买,洋洋,你真讨人喜欢。”

望了眼不远处明显准备来要联系方式,却踌躇不前的某个男性,林悦己轻声说:“可惜,不好吃。”

洋洋仰起头,拉了拉林悦己的衣袖:“什么不好吃,姐姐你饿了吗?”

林悦己低头看向洋洋,清冷美艳的脸浮现苦恼的表情:“是呀,最近饭量越来越大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洋洋哦哦几声:“那我们赶紧回去吧,今天厨师叔叔做糖醋排骨。”

滴滴...车笛鸣起。

灰色破旧的面包车缓缓停在两人身旁的车道上,王斯序兴奋摇下车窗:“悦己,好巧啊。”

驾驶座的温至也往前探脑袋,冲林悦己挥手致意。

林悦己看了看王斯序,揉着肚子笑起来:“你来得正是时候,我好饿啊。”

听心上人这么说,王斯序忙说:“饿了,赶紧上车,我买了半熟芝士,你要不要先垫吧两口?”

说完,王斯序扭过头喷温至:“你开车技术太烂了,我来开,能快点到福利院。”

温至望了眼繁华大道对面僻静角落里的福利院,挖着鼻孔吐槽:“兄弟,就算走过去也只要五分钟就够了。”

“一分钟。”王斯序说了个数。

待林悦己和洋洋上了车,王斯序猛踩油门,小面包车的引擎痛苦嘶吼,往前猛地一窜。

熄火。

早有准备的温至单手扶着把手,风淡云轻抠鼻孔:“离合有点问题,慢慢踩。”

瞅老王明显乱了阵脚,温至无奈摇头,就这点出息了。

后座的林悦己抱着洋洋把她护在怀中,保护的很好,王斯序连连道歉后,随即小心翼翼的重新点火,小面包车缓缓启动,往福利院去了。

车子驶进院子,老王要在自家女神面前表现一番男子力,自告奋勇的搬运慰问品,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要上来帮忙都被他给拒绝。

舔狗舔狗,啥也没舔到,还一无所有。

温至闲得无聊,踱步到林悦己身旁,好奇打量这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我一直都奇怪,你为什么喜欢来福利院当义工?”

林悦己难得目不转睛看着王斯序,淡淡回答:“狗至,你觉得是成年人欲望强烈,还是洋洋这种小屁孩欲望强烈?”

温至愣了下,笑着说:“成年人和小孩的欲望不一样的。”

“是啊,成人多了份肉欲。”林悦己耸耸肩,揉着肚子说,“搞不懂唉,男人真的很奇怪,为了那一哆嗦命都可以不要。”

指桑骂槐?

温至觉得自己不必对号入座,呵呵道:“哎呀,不要说得这么露骨,应该冠以爱情的外衣,这样就温馨多了。”

见林悦己不说话了,出神似的看着王斯序,温至递上一包半熟芝士:“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先吃点零食。”

“我不要吃零食。”

林悦己拍掉温至递来的蛋糕,微笑说:“最近挑食,没喜欢吃的东西,宁愿饿着。”

这谁吃得消,爷不伺候了。

温至烦透了林悦己这种长得漂亮就觉得全天下都得让着她的女人,跟谁俩呢。

绕开一群来围观的小朋友,温至去和福利院的院长打招呼,闲聊了几句,时不时往王斯序的方向瞟一眼,就看见这个不要脸的卸完货后立刻急匆匆小跑到林悦己面前,开始呵呵傻笑。

那样子和房澄静养的金毛讨要鸡腿时候差不多。

“悦己,你累不累?”王斯序挠挠头,不知该说什么,紧张问。

林悦己微微摇头,踱步向前,手掌就这么轻轻贴在了王斯序的胸膛,苍白的脸瞬间红润起来,甚至发出喜悦的惊叹。

“这汹涌的爱意啊....”

王斯序犹如木桩般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愣愣看着林悦己,听到了她话中掩饰不住的饥饿:“这份爱意,给我吃啊...”

树荫下,温至唇边的巧克力棒跌在地上,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确认无误后立刻掏出手机给房澄静打电话。

“喂,房子,赶紧叫辆救护车,你的好闺蜜脑子坏掉了,她竟然主动摸老王,我尼玛,简直不堪入目!”

“嘿!”

脆生生的呼喊,温至扭过头看向身后,容光焕发的金喜糖背着手,调皮的吹起额前刘海。

树荫下的她,阳光打在身上斑斑点点,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