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机会(1 / 1)

大魏督主 酸甜辣 4877 字 6天前

统计账目这种事情,对陆行舟来说,也是相当的简单了。

毕竟他曾经可是岳麓书院的才子。

短短一个月时间过去。

他不仅将胡庸交代的账目全部统一出来,甚至还分门别类,将整个账单换了模样。

各种支出进账,分门别类。

清晰易懂。

这让胡庸心情大好,对陆行舟也更高看了几眼。

“胡公公,这是最后一卷外部账单,小的全部都核算完了。”

司衙里的光线有些黯淡,陆行舟拿着大概有两寸厚的账目,放到了胡庸面前的几案上。

“嗯。”

这个时候的胡庸,情绪似乎不是很好。

他只是简单的拿起来,翻看了几眼,便随意的扔在一旁,然后道,

“知道了,下去吧。”

“是,小的告退。”

陆行舟目光闪烁了一下,立刻后退。

本来他想完成了这一批账目统计以后,趁着胡庸高兴,再进一步拉近关系。

但对方情绪不对,他就不能再往上硬凑了。

这种时候,一旦说话不合时宜,很可能会起反作用,把之前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他娘的,陛下最近这是怎么了?”

“连着打死了三个陪侍太监了,我手底下的人手都快不够用了。”

“得赶紧找新人顶替上去啊。”

“但是这么仓促,我从哪找合适的人啊……老人都不行,陛下这一阵子心情不好,把他们带去御书房,就是送死。”

“说不定还得连累我,新人吧……没经历过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他们行不行啊!”

“真愁人……”

陆行舟一边退出司衙,一边对胡庸施展了读心术。

一般来说。

越是愁眉苦脸的时候,一个人越是在思考重要的事情。

比如现在这种时刻。

果然不出所料。

他得到了一些信息,虽然不是很全面详细,但却非常有用。

“呼!”

陆行舟离开司衙,回到了账目房。

里面有几个小太监正在忙着整理账目书卷。

当然,他们只是将陆行舟重新统计过的书卷分门别类的摆放到特定的位置。

这种粗劣的体力活,不需要陆行舟动手。

他坐在了靠窗的书桌前。

一边给自己泡了杯茶,一边回味胡庸刚刚的想法。

几个忙碌的小太监灰尘满身,来回搬运书卷,疲惫不堪,对他充满羡慕,但却也不敢说什么。

“依照胡庸所言,御书房那边似乎出了一些事情,缺少陪侍的太监。”

“胡庸需要有人填补空白,这些老人里面,没有合适的。”

“他有意在新人里面选择。”

“但对我们这一批新人也没有底气……”

“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只是,怎么样才能表现出来呢?让胡庸真正的觉的我这个人能用?”

水中漂浮的茶芽儿,被阳光照耀,闪烁出些许光泽。

陆行舟眉头紧皱。

心里苦苦思索。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万万不能错过。

大半日的时间就这样在泡茶,喝茶,思考之中过去。

日暮之时。

两个小太监也将所有的账目书卷都整理好了,陆续离开。

陆行舟也关闭了账房的门,准备回去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吵闹声音,是从司衙的正门那边传过来的。

似乎还有叫骂。

“出什么事情了?”

陆行舟目光闪烁了一下,好奇的凑了过去。

这一下午,他都在想办法表现自己,让胡庸重视自己,如今遇到事情,自然要赶紧过去看看。

万一是个机会呢?

穿过了账房和司衙之间的连接的那条走廊,陆行舟来到了秉卷司门口。

夕阳余晖倾洒。

秉卷司的大门处站着七八个太监,看那装束都是秉卷司的人。

而门外便是一队穿着盔甲的侍卫,一个个目光凶煞,面色狰狞,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人,脸上的络腮胡子要炸起来一般。

甚至,把腰刀都抽出来了一半。

“滚一边儿去,老子今天就要那一批草料,别给老子说胡庸不在,他不在,老子就自己去拿,他娘的,司礼监就了不起吗?我御马监凭什么就要晚你们一个月?”

“你们再敢拦我,可别怪老子手里的刀不长眼睛!”

为首的大汉眼睛似铜铃,说话间,一脚就踹在了他对面的那个太监小肚子上。

砰的一声,那太监一个趔趄,直接从门口的台阶上飞到了台阶下,足足有一丈远。

摔这一下子,几乎骨头都散架了。

脸色惨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赵统领,这真的不是我们不给您,真的是胡掌事不在,我们谁也开不了库房的门啊!”

“赵统领您行行好,千万别……”

“滚开,开不了门,老子就用刀劈开,谁他娘的也别想拦我!”

络腮胡子将领显然非常愤怒,又抓住了另外一名拦着他的太监的脖领子,用力的砸在了门框上,那太监哎呦一声,就瘫了下去。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行舟冷眼旁观,同时,也向身边那些看热闹的一些太监们打听情况。

“那些人是御马监腾翔营的,带队的是腾翔营的一个校尉,叫赵常。”

“这不,咱们前几日分发一批草料,因为数量有限,就有先有后,把他的那一批挪到了一个月后,他生气了,就闹上门了。”

“这没有规矩的吗?敢在司礼监闹事,这不是……”

“规矩是有的,但他和皇后娘娘沾着亲戚,平日里连胡公公,甚至掌印都不愿意正面冲突,咱们能怎么办?”

“就他们几个倒霉,碰上这事,胡公公说不定也是躲出去了……”

听着几个人议论纷纷。

陆行舟也基本上知晓了事情的经过。

无非就是,一个和皇后娘娘沾亲带故的混子,来找茬儿。

人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但也不能给他想要的东西。

这看起来好像是无解。

只能任由他撒气?

“这是个好机会。”

“如果能把这些人给摆平了,定然能够让我在一众新人里面彻底崭露头角。”

“胡庸就有很大可能要选我去御书房当值了。”

所有太监都不想搭理这个不讲理的赵常,不想惹麻烦。

但在陆行舟眼里,这却是个机遇。

他目光闪烁,不漏痕迹的往前一步,然后眯着眼睛盯向赵常。

施展了读心术。

“他娘的,一群没卵子的阉货。”

“竟然敢把老子排在后面,让老子在其余几位统领面前丢面子,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们。”

“就算是胡庸来了,老子都得扇他两个大耳光子。”

“他娘的……”